慕晚吟

留住温度,触度,温柔与愤怒。

【伪干货】为id“单若水OWO”女士定制的古代AU创作用参考书单

都是好书,已入手。
不过还是想说一下,那个单女士感觉真的很粗鲁,什么鬼话都骂的出来,与其这样还写什么同人呢,回学校好好提高一下自己的修养和文化内涵,都是文化人,怎么就不能文明一点呢?

林小鱼:

这位id为 @单若水OWO 的女士,近日在我们家tag中强行现眼,宣称“你以后喜欢的某小说作者就是我”,又diss我家全员猪精……那我可拜读了一番单女士的大作。高,真的高,小部分修改意见(时间太短,仅扫了部分古代AU)可参见这条lof文章





对啦!听说您diss我们家全员猪精是不是?那……本猪精po一张自己的猪腰给你看看有多猪精好不好啊?哎呀,当猪精好苦哦...

emmm,这周暂时没有更新,因为……我卡肉了QAQ,所以……希望小可爱们理解我QAQ

[曦澄]性空山(中上)

*设定预警见(上)
*突然发现(中)只有一章好像写不完嗯……
*虞夫人有点软软的,因为被人宠着嘛

1.
“老爷,大皇子来了。”
“什么!”郑国公本悠哉悠哉地瘫在太师椅里,听到蓝涣来的消息一跃而起,慌慌张张地就朝门口跑。
“老臣拜见大皇子。”
蓝涣摘掉帽子,取下斗篷,随手就把斗篷挂在自己的右手臂,只手托起郑国公。郑国公只见蓝涣不复往日笑意,颤抖着双手接过斗篷,才隐约感觉到蓝涣些许赞美的目光。挥退左右,领着蓝涣进入书房。
“天色已晚,大皇子今日来可是有要紧事?”
蓝涣扫视一周,细细观摹着墙上一幅九瓣莲浴水图。半晌,叹口气道:
“原本我上奏请求父皇派忘机去治理水患,本想攥住让贤这一点做文章,不曾想忘机治理得井井有条

[曦澄]性空山(上)

*造雷/原创人物/超长/狗血预警
[看到这么多预警我劝大家一定要冷静。]
*皇子/帝王涣x异姓王澄,ooc上天
(蓝涣性格并不完全是温柔体贴而且蓝涣蓝湛并不是哥俩好他们互相争夺皇位虽然哥俩并不情愿但是嫌雷请尽快关闭谢谢)
*有点长,分为上中下三章

1.
旭日一点点攀上巍峨宫殿的游龙檐角,将大理石砖地映成鲜明的红色,光芒破开层层云翳,使得重重宫室发出耀眼的金光。
“父皇,儿臣认为江南水患,应当让忘机领人去疏通河坝,抚恤民情,才可解决此事。”殿中传来沉着温润的男声。
“好!难得曦臣有此意,忘机,此事交与你做,如何?”
“儿臣……谢父皇隆恩,定不负父皇皇兄所托。”
“退朝吧。”
殿中着深蓝色锦袍的男子待皇上走远,起身...

一个脑洞

江澄在做了无数个日夜的梦后,他终于从深渊爬出来,好好地打扮了一下,把车飚到最大速度,一路开往教堂。
教堂厚重的门被推开,世界外的红色阳光争先恐后地扑进来,江澄披着红色荣光跑进来,一巴掌拍掉新娘手里的戒指,抓起蓝涣的手就跑。
他们在教堂外的草地上飞奔,不顾身后追逐他们的人的叫喊,两个人发疯了般地大笑起来。
然后躲进一个秘密的小屋子里,滚倒在地上,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他的蓝涣在深渊的对面张开怀抱等着他来,于是他便有了超能力,飞过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狠狠扑向他的爱人。
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轰然塌陷,可他不再害怕,因为蓝涣已经把他搂在怀里了。
一辈子不放手。

[曦澄]小段子

*超短,maybe很甜
*造雷预警

蓝涣喝醉了。
江澄领着他去参加姐姐的婚礼,任何人来敬酒都小心翼翼,但是百密一疏,蓝涣趁江澄不备,偷偷地和弟弟干了一杯,然后玩完。

江澄看着坐在椅子上眼睛亮晶晶的乖宝宝蓝涣,蓝瘦香菇。

“阿澄哥哥,要抱抱!”蓝涣张开手臂,满脸期待地看着江澄。

江澄把自己摔进沙发,端出班主任的架子来教训道:“多大了,啊?多大了!抱什么抱,不抱!”

蓝涣委屈巴巴的放下手,仍然不死心,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儿,嘟了嘟嘴喊道:“要亲亲!”

江澄啪的一下拍自己大腿一巴掌,疼得呲牙咧嘴。“不给!让你不听劝,居然喝酒!不给亲!”

蓝涣刷的低下头,什么话也不说了。

江澄揉了揉太阳穴,细...

[曦澄]半生你我

【百fo了,挺开心的】
【建议配上bgm《半生你我》食用或许效果更佳。】
【造雷预警】

1.
恍然一场秋雨浇灭了盛夏延传的暑气,云深不知处一向清凉,如今秋风瑟瑟,百花凋敝,平添凄清。唯有满山枫树红如焰火,灿若晚霞,仿佛一切重又温暖起来。

蓝涣小心为江澄披上大氅,江澄一手执着枫叶,一手拉过蓝涣,轻笑着别在他鬓角处。

“嗯,甚合我意。”江澄偏头笑道,堵在喉头的血腥气愣是被强压下,不禁皱了皱眉。蓝涣见他皱眉,拉过他的手,就那样定定地看着他,从发顶、眉目、鼻梁到嘴唇,一遍一遍来回看,刻画他的样子。

江澄眉毛一挑,“还看?”蓝涣掩去面上苦涩,笑意盈盈道:“阿澄长得好看,怎么也看不够。”

“行了别装了...

错付(眠鸢)

​*江枫眠x虞紫鸢

*没事儿干,捅个刀子。

1.

终究是败了。

虞紫鸢嘴角的血液已经干涸成暗红色,手被反缚着,王灵娇刻意炫耀似的,和虞紫鸢并肩走在游廊间。

“呵,虞夫人,我记得我与你说过,这江家游廊加上些红绫才最好看。当时你不答应,不想现在倒成全了我的心思。”

虞紫鸢冷笑一声,面对满目疮痍的江家,她却觉得释怀了。

“放开我。我要换身衣服。”虞紫鸢淡然开口,额角一缕碎发悠然落下来,拂过虞紫鸢姣好的脸,竟是让一旁浓妆艳抹的王灵娇黯然失色。

“凭什么?”王灵娇轻笑一声,挑衅的看着虞紫鸢。

虞紫鸢勾起一抹笑容,“反正我被你们缚着,这么多人跟着我,我能跑哪去?你们温家人就连让我死得体面...

收到了太太 @Sakura_子茶 的染卡!超级好看!曦澄配套,感觉自己选的文句也很配啊哈哈哈[凑不要脸的]。大蓝蓝染卡的那句话是 @别鹊惊枝 太太写的一段,特别心水,[特在此处吹一波枝枝太太的文笔!],太太的字也特别可爱,心里中了一箭。多说无益,上图!(我可以加曦澄tag么……轻点打)

吴侬软语小课堂

[小段子]
[去华东五市一趟完全被苏州话洗脑]

曦澄教学:
蓝涣:阿澄,我教你姑苏话呗。
江澄[瘫在椅子上]:要教快教,啰啰嗦嗦,我都快热死了!
蓝涣:呐呐,那先教你'阿哥'吧。
江澄:……行,你说吧。
蓝涣[笑眯眯]:阿哥~
江澄:????阿,阿狗?
蓝涣:…………(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江澄:哎你别这个表情啊,你自己说的阿狗。
蓝涣:不是这样,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澄:……可我听到就是这样的。
蓝涣:那你知道阿姐怎么说吗?
江澄:emmmm……既然阿哥叫阿狗,那么阿姐一定是阿猫!
蓝涣:……???
江澄[懵逼]:不对吗?我的逻辑没问题啊。
蓝涣[媳妇儿说什么都对]:……好吧好吧,再教你一句:nao 欢喜侬。
江澄[眨巴...

一篇随笔(曦澄/眠鸢)

[管不住自己造雷的手]

1.     为了多看看自己的儿子,虞紫鸢和江枫眠还是留了下来。
      
       还是放不下,生时没能与孩子共享天伦,死前才后悔莫及,目送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呼喊声再也听不见,虞紫鸢的眼泪终于决堤,此后再也无法庇护他,只愿他能与魏婴携手并肩。

2.     看着江澄整日奔波,流言蜚语四处传扬,看着江澄每晚摩挲着紫电忍痛饮酒的样子,江枫眠无法数清虞紫鸢到底...

独自一人承受仇恨苦痛煎熬,只为不负生命的桀骜。

高考加油,愿这方寸人间,即是梦想归处;黑暗过去,定是光明。

©慕晚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