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晚吟

【江澄】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高考加油,愿这方寸人间,即是梦想归处;黑暗过去,定是光明。

吴邪。

好好活着。

始知人间有白头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6523960626887
圣诞时产的小甜饼,超甜的小团子,当小团子和大哥哥相遇。233333

【百日曦澄/Day86】澄澄去哪了?

*不能我一个人辣眼睛


*咱也是写过百日曦澄的人

*现代paro

*换了好几个画风果然还是逗比风适合我(¬、¬) 

————————————————————————

“嘿!澄澄!”魏无羡高高跳起,一巴掌拍在了江澄的背上。

江澄正仰头喝着饮料,被拍得噗的一声全吐了出来。捏紧拳头,一个扫堂腿,回身看魏无羡早已跳起并完美落地。

朝着路过的女孩轻佻一笑。

江澄把饮料倒在手上,趁着魏无羡没回过神之际,糊了他一脸。

然后美男子就变成了“霉”男子。

以下情景过于血腥,少儿不宜(..•˘_˘•..)

···...

芙蓉伴芳草【曦澄】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设定是风平浪静之后,泽芜君刚刚表白心意没多久。


1.

江澄做了一个梦。

梦里魏婴伸出手,笑着对他说,“走吧。”

江澄鬼使神差般的跟随魏婴,走过一段悠长阴冷的漆黑之后,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痛了江澄的眼,他慌忙用手堵住,眼前一片黑红变换。

等着眼睛适应了,江澄才撤开手。看着眼前的景象,江澄睁大了眼睛。

阿姐,还有一直皱着眉的娘,还有不太疼自己的爹现在却都笑着看向自己,娘的笑容慈祥安宁,魏婴也转过来,“师弟,来玩儿呀。”

江澄说不出任何话,眼泪顺着鼻梁流进嘴里。是甜的。

“嗯,好。”江澄伸出手,虚妄一抓,还没有拿稳,就全都散了。

最后只剩下一株芙蓉亭亭...

最是人间留不住(完)若与君老,我愿为莲

*蓝涣x江澄

*走心系列~~我嘴里嚼了炫迈,就是停不下来~~感觉这章的澄澄好攻!

——————————————————————

吾今生何求?

唯君耳。

——————————————————————————————

今日皇城气氛不同往日,街道两旁战戟林立,挨家挨户都看得见士卒。百姓纷纷出门张望,窃窃私语。

宫内百官齐聚,皇帝站在阶前正等待着什么。

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从阶底传来,阵阵回响。皇帝眼中闪过欣喜,看着来人的面容一点一点地显现,上前迎了一步。

蓝涣瞳孔骤缩,不可置信地微微发抖。

来人墨甲红袍,满头青丝高高竖起,跟随着脚步声轻轻摇晃,细眉杏目,英气逼人。薄唇紧抿,走到皇帝身...

最是人间留不住(三)

*蓝涣x江澄


*这是一辆黑车;-)来呀~造作啊~

——————————


·蓝涣,我爱你。

————————————————————————

晚风将荷香从半阖的雕窗送来,烛影摇曳,惊颤了墙上映着的交错的影子。

江澄轻轻摘下蓝涣绾发的玉簪,除去发冠,如墨的长发倾泻而下,江澄轻抚蓝涣三千青丝,落下泪来。

长发绾君心。

蓝涣见江澄哭了,慌忙拂去江澄下巴尖儿凝着的泪滴,将人揽在怀里。风更大了些,门轴吱吱呀呀,蓝涣修长如玉的手指插进江澄的头发里,向下梳理着。江澄满眼映着蓝涣温柔缱绻的面容,稍一抬头吻住肖想已久的唇瓣。

蓝涣的唇又软又暖,和他的...

最是人间留不住(2)【蓝涣x江澄】

*帅蓝蓝送你,澄澄是我的╭(╯^╰)╮

*这章云梦双杰亲情向,私自改了魏婴的身世和虞夫人的设定,我开心就好。

*估计还有三更就完了,肯定会开车,请众小伙伴准备好学生卡

*脑洞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憋缩话,吻我

——————————————————————————————————

魏无羡是江澄的竹马,从小玩到大,魏无羡的父亲魏长泽是江枫眠义结金兰的兄弟,在沙场上同生死共患难,只是魏无羡刚出生,就传来了魏长泽马革裹尸的消息。只可惜祸不单行,魏无羡的母亲因难产而死,堂堂将军之子魏无羡一时间家破人亡,江枫眠悲痛之余,把魏无羡接到江家自己抚养。

那时虞夫人正怀着江澄,脾气...

最是人间留不住【蓝涣x江澄】

*修仙修到朝廷,我特么也是蛮拼的。

*ooc严重,慎点!请注意避雷!希望不是个废脑洞。


*背景自编为续亭国天赐15年。【起名是一门艺术啊····】

*江澄是将军之子,因将军战死沙场,赐封云梦城城主,【别问我怎么就成云梦城了】

*蓝涣是当朝丞相。

*修仙还是要有的,这是老本行嘛╮(╯_╰)╭

——————————————————————————————

三伏天是最热的时候,云梦城多湖泽,多弱柳繁花,自然这雨是少不得的。


云梦人多爱莲花,真当雨丝飘落之时,空气中便缠绕了清丽柔爽的香味。少女最爱此时撑一把红油伞,轻灵的踱...

我的内心一片纯净。

大晚上的飙车挺爽。


每次发都说有敏感词汇。


这能敏感到哪去啊!怒摔(╯‵□′)╯︵┻━┻


看来我还是太嫩了=_=


曦澄车:http://t.cn/Rtihbem

你还要我怎样(曦澄)

卿本佳人。


A城的天气简直就像过去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一般忽冷忽热的,下雨时便是透到骨子里的湿冷,天晴时地上的沥青被晒得滚烫无法过久的停留。足足一个小人情态。


江澄却觉得这条采光很好的走廊阴冷的要命。


他要去拜访一位著名的心理师。这个心理师叫蓝涣,家境优渥,学富五车,为人恭谦有礼,温柔善良,模样也俊俏,还有一个模样同样俊俏得紧的钢琴家弟弟蓝湛。


那又怎么样,他江澄又不是来欣赏美男子的。心理上也并没有问题。


就是来会会这个一直被怀疑着的杀人犯。


尽管是他高中的学长。


看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扇门上挂着的门牌,江澄没急着进去,在落地窗旁站着看对面反射着光的窗户。...

这酸爽(五)(主曦澄)

托更好多天,其实我就是回喵星的城堡游玩儿了一圈(滚)


这章主要写曦澄。mua~


————————————————————————

上回说到:江宗主与心爱的蓝宗主向西边的黑雾追去,为了寻找金凌的下落,江宗主.....吃了不少苦。


“哎哎哎蓝曦臣你拽我做什么!”“你还耍赖不走!”“哎哎哎别坐地下!”“你们蓝家的雅正呢!”


江宗主表示心很累。


“晚吟,我刚刚不是说了,我有点累吗。”蓝曦臣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你就明说了吧,你要我干什么。”江宗主也打算破罐子破摔。


“嗯,其实我就是心累,要晚吟亲亲才能好。”


蓝曦臣你的脸呢!这种话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正...

惊鸿一面(主江澄/曦澄/伪双杰/忘羡)

脑洞一时爽,旧坑火葬场。

里面有我自己编的人物,都不是真的,脑洞也很大,只是写着玩儿玩儿,主要就是为了助攻曦澄,帮助wuli江宗主解开心结罢了。

谁让我是江宗主的迷妹呢。

可能会比较长。若是不嫌弃就向下拉吧。
———————————————————————————————————————
江澄几个晚上都不曾合眼。

毕竟蓝曦臣不是个普通的人物,自己身后还有个江家,怎么说这传宗接代的事也得继续。可他也没有中意的女修,蓝曦臣的情书让他脑中一团乱麻。

江澄急躁地翻了个身。以前睡不着都是因为有梦魇作怪,往往只睡两三个时辰他就起来在莲花坞里晃荡,因此江家夜晚没有巡逻的人,毕竟有江宗主一个就够了。

而今,他满脑子都是蓝曦臣...

这酸爽!(四)(曦澄/忘羡/柳景/冰秋/追凌)

闪开!柳聚聚要放大招了!

——————————————————————————————————————————
“什么?你徒弟放出来的东西?那怎么会跑到我们那儿去!”魏无羡不能淡定了,居然有比自己还牛逼的人!

“实不相瞒,我这个徒弟,有魔族的血统。当初魔族要入侵之时放走了不少魔物,我这徒弟呢,呵呵,劈开了两个世界的界线,那些魔物钻了这个空子。对于你们的事我感到很抱歉,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该如何回去。”

“师尊!”竹舍的门被人大力推开,宁婴婴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师尊,洛师弟又和,又和柳师叔杠上了。”宁婴婴见竹舍中还有其他人,俏脸一红,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WTF!

又杠上了?!你们知道面对气场强大的柳清歌有多难...

这酸爽!【三】(曦澄/忘羡/冰秋/柳景/追凌)

冰秋霸气(呵)的出场! ——————————————————————————————————————— 江澄醒来环顾四周,嗯,这片竹林不错。感到浑身酸痛不已,一同除妖的人零零散散不知道去了哪儿,只剩蓝曦臣紧紧搂着他躺在旁边。 江澄将三毒佩在腰间,俯身去叫蓝曦臣。看着蓝曦臣睡着的样子,一向暴躁的江宗主破天荒的温柔起来,只是蹲下身的动作也轻轻的,生怕吵醒了天上长仙般的人物。 真是绝色。 “啧,江澄,我还从未见过这么温柔的你呢。啧啧啧,我可要吃醋了。” 呵,欠抽! 想也没想就是一鞭子。 “哎呦蓝二哥哥,这一鞭好疼呢,莫不是抽坏了吧!”魏无羡在蓝湛身上蹭了蹭。 哎呦嘿我这小暴脾气! 江澄正准备再来一鞭...

这酸爽!(曦澄/忘羡/冰秋/柳景/追凌)

没错是我我睡醒了。

其实我只想做一个像柳清歌那安安静静的美男子,然而我是尚清华(滚

我已经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我也是蛮拼的。

人物归墨香太太,ooc属于我的脑洞,地雷属于党和国家【正经脸 ————————————————————————————————————————————
众人来到一个湖边,为了安全江家的门生早已将湖边百姓迁离,只留下新旧参差的一座座房子,静得瘆人。湖水散发着奇异的清香,修仙者一闻就知道这不是什么花草幽香,浓郁至极,定是惑人心魄的东西。众人纷纷念着闭气诀,江澄手中握着紫电,夹着风抽向湖面,电光将湖面劈成两半,随即恢复平静。

几个小辈握紧了手中的剑,紧紧盯着湖面。

“江...

这酸爽!【一】(曦澄/忘羡/冰秋/柳景/追凌)

在我撸了不少柳澄之后我就觉得来个全员大集合(?

个人觉得很酸爽哈哈

别问我柳景是什么我想静静

人物归墨香太太,ooc属于我的脑洞,地雷属于党和国家(正经脸

—————————————————————————————————————————————

莲花坞最近很平静,自从蓝宗主时不时来串串门之后就很少看到江宗主发脾气了。

江宗主起床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当然,江宗主的火爆脾气并没有改,在遇到一些特定的人的时候就一定会爆发。

比如现在。

“魏无羡!”“师妹别生气,生气伤肾。”“滚!”紫电一阵噼里啪啦。“师妹啊,我就是和蓝二哥哥亲了一下,真的,再啥都没干。”江澄看了一眼整个陷入蓝湛怀里的魏无羡手上爆起青筋。骗鬼!江澄也...

没有见过的人永远是最近的
没有到过的地方永远是最美的
没有说过的话永远是最深的



所以我一直停留着不曾说一句话



把远方想象为风景 把陌生人活成自己 把沉默当作告白

周而复始(楼诚)

明楼从来都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

明诚一直这样觉得。

明诚有时候很恨自己从来读不懂大哥。


明诚那个时候很小,看着比自己高很多的明楼一直是畏畏缩缩的,明楼倒是喜欢抱着他,让他坐在腿上给他念书听。明楼写一个字,明诚就小心地学,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儿时的他手腕没有多少力气,一横一竖都写得歪歪扭扭,明楼从未指责过他。

明楼告诉他,他是中国人,中国是泱泱大国,中国是百折不挠的坚毅的民族,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归宿。

中国人就应该有中国人的骨气。

中国人从来不是畏缩的胆小鬼,他们是勇于面对任何困难,他们不应该向任何痛苦低头。


阿诚,你是这样的人么?


我是。...

我关注的人

© 慕晚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