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吴侬软语小课堂

[小段子]
[去华东五市一趟完全被苏州话洗脑]

曦澄教学:
蓝涣:阿澄,我教你姑苏话呗。
江澄[瘫在椅子上]:要教快教,啰啰嗦嗦,我都快热死了!
蓝涣:呐呐,那先教你'阿哥'吧。
江澄:……行,你说吧。
蓝涣[笑眯眯]:阿哥~
江澄:????阿,阿狗?
蓝涣:…………(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江澄:哎你别这个表情啊,你自己说的阿狗。
蓝涣:不是这样,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澄:……可我听到就是这样的。
蓝涣:那你知道阿姐怎么说吗?
江澄:emmmm……既然阿哥叫阿狗,那么阿姐一定是阿猫!
蓝涣:……???
江澄[懵逼]:不对吗?我的逻辑没问题啊。
蓝涣[媳妇儿说什么都对]:……好吧好吧,再教你一句:nao 欢喜侬。
江澄[眨巴眨巴眼睛]:我知道!这是我喜欢你的意思!哼,你别想蒙我!
蓝涣[两手抓住躺椅的扶手,撑在江澄身上]:教你你就学,说吧,我听听对不对。
江澄[脸红]:去去去,我不说!
蓝涣[亲一下额头]:要是不说的话会有惩罚的。(顺势捏一把江澄腰部的软处)
江澄[熟透了]:禽兽!
蓝涣:(笑)
江澄[支支吾吾]:哼,…………nao……欢喜侬
蓝涣[笑意更盛]:(凑近)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江澄[白眼翻上天]: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行了吧!一边儿去!热死了!
蓝涣[将人一把抱起]:阿澄今天学的不错,有奖励哦。
江澄[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会,喂喂!放我下来啊!我腰还疼着呢——!
(接下来的事自己脑补吧。)

忘羡课堂:
魏婴[整个人贴在蓝湛身上]:二哥哥~你教我苏州话呗~
蓝湛[面不改色实际上内心澎湃]:……嗯。
魏婴[见蓝湛搂着自己笑得更欢]:那——再见怎么说?
蓝湛[一上来就说再见媳妇儿是不是想跑?]:……不会。
魏婴[懵逼]:啥?不可能啊,再见你都不会说。
蓝湛[瞅着魏婴]:……我不会跟你说再见。
魏婴[喜上眉梢]:哈哈哈,二哥哥原来如此爱我!哈哈哈,但是我想学嘛~教教我嘛~
蓝湛[面不改色但被媳妇儿哄了还是很开心]:好吧。再见就是再喂。
魏婴[眨眨眼]:蓝湛你是不是饿了。
蓝湛[懵逼]:……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魏婴[得意的笑]:你说的再喂啊。
蓝湛[持续懵逼]: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魏婴[拉着蓝湛走]:走走走,吃饭去,我喂你啊
蓝湛[悄悄脸红,内心澎湃]:……嗯。

评论(12)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