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曦澄]小段子

*超短,maybe很甜
*造雷预警

蓝涣喝醉了。
江澄领着他去参加姐姐的婚礼,任何人来敬酒都小心翼翼,但是百密一疏,蓝涣趁江澄不备,偷偷地和弟弟干了一杯,然后玩完。

江澄看着坐在椅子上眼睛亮晶晶的乖宝宝蓝涣,蓝瘦香菇。

“阿澄哥哥,要抱抱!”蓝涣张开手臂,满脸期待地看着江澄。

江澄把自己摔进沙发,端出班主任的架子来教训道:“多大了,啊?多大了!抱什么抱,不抱!”

蓝涣委屈巴巴的放下手,仍然不死心,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儿,嘟了嘟嘴喊道:“要亲亲!”

江澄啪的一下拍自己大腿一巴掌,疼得呲牙咧嘴。“不给!让你不听劝,居然喝酒!不给亲!”

蓝涣刷的低下头,什么话也不说了。

江澄揉了揉太阳穴,细细琢磨着,蓝涣今天乖得有些奇怪啊,怕是喝了假酒。

没一会儿,听到对面的人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还吸鼻子。

江澄当时慌得一匹,连滚带爬扒着蓝涣的膝盖使劲儿瞅,蓝涣噘着嘴掉眼泪,手里攥着衣角,嘟嘟囔囔地控诉“阿澄哥哥怕是不爱我了……”

江澄恨不得拿块豆腐一头撞死,真是日了狗了。

“没有没有,涣涣这么可爱,阿澄哥哥很喜欢你的。”

“你骗人!阿澄哥哥喜欢的不是我,是那个小燕子!”

江澄彩虹脸懵逼,小燕子是个什么玩意儿?

“阿澄哥哥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江澄一口老血差点喷蓝涣脸上,年轻人小心点说话,老子的砖头寂寞难耐。

“贱人就是矫情!小燕子处处勾引阿澄哥哥!我不依!然后她还打我!”

哎呦嘿我这个小暴脾气。

“说清楚,蓝涣,小燕子是谁?”

“隔壁王叔叔家的二哈!”

“……”

我的刀呢?

“乖,咱们去睡觉。阿澄哥哥很讨厌小燕子的,阿澄哥哥最喜欢涣涣了。”

我没有良心,我的良心一点都不痛。

“真的?”蓝涣可怜兮兮地瞄江澄一眼,眼睛红红的,眨巴着,江澄的心立刻软了下来。

“真的真的,阿澄哥哥以后再也不跟小燕子玩儿了,再跟它玩我就是小狗。”

没事没事,蓝涣个酒傻子啥都不记得,这不算flag。

“一言为定!”

蓝涣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傻兮兮地拉着江澄去睡觉。

一夜无梦。

至于江澄被抱的太紧以致于好几次被勒醒这种事我们就不提了。


第二天——
“阿澄不是答应了我不再跟小燕子玩儿了吗?”蓝涣倚在门边眼神凉凉地看着撸狗的江澄。

“你还说了你再跟他玩你就是小狗。”

江澄欲言mmp又止。

脸好疼。

江澄气呼呼地跑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

“蓝涣你个狗日的装醉!你来来来,你澄哥捅不死你!”

今天的两个小伙子也是活力满满呢。

隔壁王叔叔抱着自己家的狗瑟瑟发抖。

fin.




评论(1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