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同居琐事(1)

私设湛澄,两百粉点cp文。

个人喜欢可爱点的小蓝同志。
——————————————————————————————————————————————

江澄和蓝湛谈恋爱一年多,顺理成章地住在一起。

不住不知道,住了两个人才慢慢发掘爱人身上的萌点。

江澄是个大学老师,教西语,工作比较轻松,就是那种上课来的比学生晚,下课瞬间就没影的老师。

学生对他万分喜爱,教他国语言的老师多多少少都有些与众不同的气质,江澄就是这样,本身个头就高,那张脸生得也好看,一双眼睛好似带着些忧郁,却明亮得如同星辰。多少女学生因为他用西语念的一首情诗义无反顾投身于西语学习当中。

不过别想那些没用的了,人家有主了。


6:00整

江澄把闹钟扫到地上,痛苦地把头蒙住。

浅眠片刻,顶着一头呆毛打开房门,瞅着蓝湛脱得乱七八糟的鞋子,摆放好,转头看见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睡觉的蓝湛。

看来是累极了,外套都没脱,手边放着一瓶开着盖儿还没喝完的矿泉水,歪着头睡着了。
昨晚学案整理得太晚,在书房的沙发上窝着睡着了,连口水都没喝,连蓝湛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当医生就是这样,有了病人,要做手术,谁管你身在何处,吃没吃饭,睡没睡觉,接了电话就得跑路。蓝湛常常是匆匆忙忙地出去,带着疲惫回来,有时候连澡都顾不上洗,往沙发上一倒就睡死了如同陷入昏迷。

江澄轻手轻脚地蹭到蓝湛身边,蓝湛睡梦里还哼哼,显然睡得并不踏实。弯下腰看他眼底的乌青,不愉快地皱起眉,在蓝湛的眉心印上一吻。

江澄的嘴唇很软,仿佛有一种魔力,天生就是那种把公主吻醒的王子式的魔法亲吻,虽然亲的不是公主,小蓝王子照样睫毛一颤,眼睛里带着没睡醒的雾气瞅着江澄。

江澄干咳两声,很无奈地敲了一下蓝湛的头。

“什么时候回来的?”

蓝湛摇摇头,他穿着高领毛衣,发尾有些长,微微翘起,没睡醒的时候还微微嘟着嘴,显得很乖的模样。

江澄哼了一声,面露不悦:“然后就睡客厅?还坐在地下?你知不知道现在还没来暖气就算有地毯但还是很冷啊,你说你一个医生怎么就不知道照顾照顾自己呢?一分钟就能走到卧室你也不愿意动?盖个毯子行不行?”江澄絮絮叨叨地把人从地上扯起来,咋咋呼呼地扯掉蓝湛的外套,把他往浴室推:“赶紧去洗漱,洗完了吃饭,吃完饭才能继续睡。”

蓝湛扒在门框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江澄:“困。”

江澄最受不了这种,你说这人吧长得那么好看,刚谈恋爱的时候明明一幅不想跟你说话的模样,住到一起就跟开启了撒娇卖萌的天赋技能,浅色的眼睛紧紧锁定你,鼻子也皱起来,做了天大的错事也对着这张脸生不起气来。

蓝湛看江澄有片刻的犹豫,立刻松开扒着门的手把人抱了个满怀。下巴在江澄的颈窝蹭蹭,翘起的发梢把江澄的脸蹭得痒痒的,江澄拍了拍蓝湛的背:“乖哈,先吃饭,吃完饭睡。”

等了半天没人回应,江澄往后一撤,得,睡着了。

江澄气得使劲儿翻白眼,站着都能睡着。心里心疼的不行,真是的,那些人就不能好好注意些身体吗,这让当医生的怎么活?

江澄推着蓝湛进卧室,蓝湛走得跌跌撞撞,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得醒不来,江澄把蓝湛挪到床上去,自己坐床边喘气。

“行了,好好睡吧,我上班去了。”

江澄给人盖好被子,捏了把脸,又在嘴角亲了亲,才悄摸地溜出房间。

看着空空荡荡的客厅,心里却是比蓝湛不在家的时候踏实得多。

又是开心美好的一天。

TBC

评论(15)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