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同居琐事(2)

私设湛澄,爱情能产生奇迹。

澄澄不毒舌,湛湛不冰山,他们很相爱。

谢谢观看。
————————————————————————————————————————————————————

蓝湛一直睡到下午3点多,摸着瘪瘪的肚子爬起来找吃的,冰箱上贴着江澄留下的便签,写满了整整一张纸,就重复着“便当在冰箱!”一句话。蓝湛抿着嘴笑另扯了一张便签,写上“知道啦。”外加一个笑眯眯的颜表情。

江澄的手艺一向很好,而且中西合璧,在国外留学时不得不自己给自己做饭,江澄嘴挑,尝着不好吃就换法子做,回来后把蓝湛也养得挑起来了。

蓝湛闻着饭香,直勾勾地看着微波炉,越看越饿,越等越难受,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回到客厅去拿手机。

锁屏上一堆未接来电,还有江澄好几条短信,被“醒了没”和“吃饭没”给刷屏了。

蓝湛赶紧拨个电话过去,江澄在学校急得要死,满脑子都是蓝湛不会给饿晕了吧。攥着手机皱着眉发呆,铃声响起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睡醒了?”江澄压着嗓子,声音难掩担忧。

蓝湛嗯了一声,片刻后道了声歉,江澄在电话那头一愣,“什么?”

“对不起,让你担心。”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蓝湛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江澄才哼了一声:“我这辈子就是个操心的命,金凌不省心,你也是。行了,吃饭没?”

蓝湛在电话那头弯着眼睛:“在等。”

“吃完去接你。”

“行啊蓝主任,接我出去吃火锅。”

“好。”

江澄6:00下班,蓝湛飞速填饱肚子,下楼找了家发廊去剪头。

蓝湛就是个会动的生化武器,这张脸杀伤力太强,理发师小姐姐一个没忍住,给蓝湛剪了个男神通杀的锅盖头。剪完还给人照了张相,咋舌感叹道这可比网络上疯传的校园男神帅多了。

至于后来小姐姐上了X姐热门,发廊客流量增多的事都是后话了。

蓝湛在手术台上行事果断,办事效率也高,风风火火地回家飞速冲了个澡,衣服一股脑的塞进洗衣机搅了一通,找出江澄给他买的灰色高领毛衣,套了满头的静电,毛发纷飞,冲到厕所呼噜一下毛,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

总感觉,这个头型,不太符合自己高冷的气质。

然而,事实证明,你男神还是你男神,剪什么头都能用颜值秒杀一切,在一水儿的相同发型中完美凸显出自己的独特气质。

江澄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蓝湛立在学校门口跟一座雕像似的,身边绕着一圈儿妹子,简直能看见妹子们身边冒出的小花花。

江澄老远就看见蓝湛好像有些不同,不过当务之急是解救男朋友。

“让一下让一下,”江澄穿过妹子,站在蓝湛身边,把蓝湛往道上推,“都散了都散了,快去吃饭吧。”

顶着妹子们如狼似虎的眼神推着蓝湛走了很久,江澄才走到蓝湛身边与他并肩走。

两个人挨得很近,蓝湛的右手张开又握紧,还是没勇气牵着江澄。

两个人谈了一年多,几乎一年的时间江澄都在国外进修,蓝湛又忙,即使是同居,两个人连正儿八经的一顿晚饭都没吃过,唯一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两个人好歹知道家里还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关心自己,睡觉有一个床伴。

江澄盯着蓝湛瞅来瞅去,蓝湛绷不住了,咬着下唇回看,江澄在那儿笑。

“怎么了?”

“没有,我就是……”

铃声不适时地响起,蓝湛看到来电显示,皱起眉,语气也十分焦虑。

蓝湛挂掉电话后面色凝重地看着江澄:“对不起,我……”

“又有病人了?”

“嗯。”

江澄给蓝湛理了理领子,拍拍他的肩:“快去吧,路上小心点。”

“嗯。”蓝湛的语气十分沮丧,但还是秉承着医德,快速跑到广场对面招了辆车,看着江澄对他挥挥手,才打开车门走了。

江澄望着远去的车辆出神,直到被一对儿小情侣撞了一下才愣愣地回过神。

“对不起对不起。”两个人歉意地鞠躬道歉,江澄笑了一下摇摇头,两个人才走了。

江澄一直注意着两个人,就比如两人的手一直没松开过,连鞠躬时都别着身子,手怎么也不松开。

江澄突然觉得手指有些僵硬,活动了一下揣进衣兜,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中。

TBC

评论(1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