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同居琐事(3)

私设湛澄,谢谢观看。
——————————————————————————————————————————————————

最后江澄还是饿着回家,就像平常很多次那样,吃什么都索然无味,干脆不吃。

江澄早早地躺在床上睡觉,身上穿着和蓝湛同款的情侣卫衣,翻来覆去,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对儿情侣拉着的手。

烦死了。

江澄气呼呼地冲向客厅,一个咸鱼跳扑在沙发上。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江澄觉得自己作为中国好青年,完美做到了这一点。所以现在才会如此烦恼。他走在路上不是没感觉到,蓝湛在他来到身边的第一刻起就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走路的时候小动作更多,却没得到江澄的回应。

唉。江澄狠狠捶了一下沙发。

蓝湛开门回来看到的就是江澄趴在沙发上呈英勇就义状,一动不动。

蓝湛走到江澄跟前,蹲下身子,江澄的侧脸被沙发挤压得微微嘟起来,嘴微微张着,呼吸的很轻。

蓝湛小心翼翼地亲吻江澄的嘴角,小蓝同志略贪心,亲一下不够,又啄了好几下才轻轻摇醒江澄。
江澄迷迷瞪瞪地把眼睛张开一条缝,眨了好几下才眯着眼看清旁边的人。

江教授一向没什么起床气,今天只怕是睡迷了,哼哼两声直扑到蓝湛怀里去。

蓝湛拍了两下江澄的背,拽了拽江澄的手,示意他从沙发上下来,江澄现在清醒了许多,眼睛就没离开过蓝湛,早就发现小蓝同志换了发型,本想路上好好夸几句,结果愣是被截了胡。

蓝湛拉着江澄在自己面前站定,才舒舒服服地抱在一起。

江澄早就发现蓝湛其实非常固执,从书香世家出来的孩子大都是“发乎情,止乎礼”,蓝湛偏偏要越过鸿沟,骨子里隐藏着叛逆的情绪,但本着良好的家庭教育,有什么都不表现出来,江澄最后实在不耐烦,归结为一个字:怂。

就比如现在,蓝湛搂着江澄,仿佛藏着话,呼吸都十分小心,还时不时亲亲江澄。

“怎么了,有话啊?”江澄被他的小动作逗笑。

“嗯。”

“那怎么不说。”

蓝湛蹭蹭江澄,用冰凉的鼻尖触碰江澄的颈窝,一会儿才用又小又闷的声音说:“怕你不高兴。”

江澄被他磨得笑出声,逗他道:“这么怂啊?当初跟我表白时把我怼墙上一顿乱啃的劲儿呢?嗯?”

蓝湛有点脸红,不自在地咳道:“嗯,年少轻狂。”

江澄撇撇嘴:“你现在很老?”说完把蓝湛从身上扒下来,捏捏他的脸,“面皮儿这么薄?”

蓝湛抓住江澄的手攥在手心里,江澄感觉到他在紧张,向他眨眨眼。

蓝湛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江澄那双眼睛,时时刻刻都凝聚着一团光,当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你的时候,总能被那双澄澈的眼睛打动,蓝湛甚至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赞美,他只能在心里疯狂地去吻那双眼睛,如同吻他的爱人。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那双眼睛现在含着笑意凝视着他,却又真诚无比,充满期待。

蓝湛咽了咽口水:“我想说,你能不能一直牵着我?”蓝湛紧张极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词不达意。

江澄狡黠一笑:“12个字。”

“啊,啊?”小蓝同志一脸懵逼。

江澄突然凑上去吻他,他在爱人面前丝毫不吝啬他的亲吻,蓝湛措手不及地把他抱了个满怀。

江澄在蓝湛的下巴处吹气,“我同意了。”

蓝湛怔了一会儿,蓦地反应过来,十分从心地亲吻江澄的眼睛,当然,他才不会说告白的时候就是因为江澄被堵在墙角不解而又愤怒地看着他,他才突然鬼迷心窍,抱着人家一顿啃。

江澄揉了他一把,推着蓝湛去洗漱,自己则去厨房拿冰箱里冻的橙汁。

蓝湛喜欢喝橙汁,他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他遇见了江澄,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橙汁了。

江澄一向对他们的爱情过多担忧,但他看到蓝湛贴在冰箱上的便签时,他已经非常自信了。

冰山?舆论?不存在的。

他爱我嘛!

TBC

评论(22)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