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性空山(全文概述)

笔力不济,无法完结,但觉得还是应该给这个故事一个结局。

在皇家出生的蓝涣是不幸的,他所走的道路就是无尽的黑暗,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让江澄跟着他受苦。

然而江澄是没有选择的,他的身份注定了他要趟这趟浑水,只有获得了江家的支持,蓝涣才能有更大的把握登上皇位,坐稳龙椅。

蓝涣真的需要那件龙袍吗?

在他拥有江澄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觉得疲惫了,他宁愿和江澄走马天涯,哪怕是粗茶淡饭,他也不在乎,他只需要宁静。

我在文中表达了很多蓝涣的初衷,他只是为了保护弟弟不受污染,官场如刑场,蓝湛耿直不屈,他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除非打败他,他才会真正认输,蓝涣和他的斗争,无关权利,只为了爱。

然而江澄是单纯的,他不明白帝王之道,他注定要为君王背锅,一生都甩不掉。

江家最后垮了。

丞相郑升自诩换朝第一功臣,明里暗里打压新崛起的势力,蓝涣最终没能护住江家,他甚至派了暗卫去保护江枫眠,然而江枫眠只是向他说了声谢谢,便欣然赴死。

蓝涣知道,只要江澄在他身边多待一刻,他的性命之忧就增加一分。蓝涣对郑升许诺,只要不动江澄,要什么有什么。

郑升答应了。

为了江澄能彻底远离蓝涣,他甚至告诉他,江家百十来口人都是陛下下令处死。江澄不懂权术,可他终于懂了一件事: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他离开了,甚至不想见蓝涣一眼。但他还是幸福的,因为有一直爱慕着他的蓝沁陪伴他,蓝涣身为帝王,却永远失去了自由。

他放逐了自己的弟弟,只能换来蓝湛不解又愤慨的眼神;他远离了爱人,只能换来爱人一句“永不相见”;他杀死了父亲,只得到了一句“你也没赢”。

家破人亡,手足相残,爱人背离。

蓝涣只能每日听到耳畔呼声如浪涌,日复一日地看群臣跪拜,这其中能有几个真心?又有哪一个人肯对他说实话?

和郑升斗了一辈子,费尽心机,耗尽精力,还是在不惑之年病重离世。

临死都没能看江澄最后一眼。

功过由历史评定,可他这一生呢?何人来叙说?

江澄气喘吁吁地跑上重重阶梯,他最后看到的只是一具厚重的棺椁。

江澄本以为他不会再流泪,终于在看到蓝涣的棺椁时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

责任太重,命太轻。

他们后悔过吗?

或许有吧。

但他们爱过,恨过,痛过,醉过,他们还是义无反顾。

他深爱着这片土地,他的国家,他的人民。

他是明君,却不是好人。

他行走在黑与白之间,他是蓝涣。

他深爱着他深爱的人,他行走在光明之中,拥抱无尽的黑暗,他是江澄。



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献给曦澄,我爱他们。
——————————完——————————

评论(1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