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曦澄]拐个影帝回家(一发完)

*双影帝paro
*ABO设定,涣A澄O
*论坛体混入其中(ভ_ ভ) ,5000多字,有点长ރ
*老套又无聊,bug多,避雷预警
*答应洛洛 @洛艺尘_从今天开始不定期掉落 的小甜饼。

1L 楼主
天呐我澄夺影帝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2L
妹子淡定,淡定……
啊啊啊啊啊停不下来!
澄澄今晚黑色西装太帅了!

3L
澄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x影毕业的,本身起点很高,但是当初他说要从最基础的角色做起,跑龙套炮灰角色他都演过,蛰伏三年啊终于获得了属于他的奖杯,看到他拿奖杯的时候我都泪流满面了QAQ[母亲般慈祥的微笑]

4L
澄澄一生吹!!

1.
对于此次夺得影帝,江澄表示这是在意料之中。他熟练地应付记者的刁难,脸上依然是处变不惊的微笑,尽管他非常想把这群打扰他吃宵夜的记者打一顿。

“请问江澄先生,您对于和自己一同拿到影帝的蓝曦臣先生是怎么看的呢?听说你们还是师兄弟的关系。”

“演技好人品好性格好,我很喜欢他,不过师兄弟谈不上。”江澄几乎是脱口而出,他在任何场合都这么说,好像这是公司给他的标准答案一样,然而江澄只是眉眼一挑,很无奈地对自己的经纪人道:“这明明是实话。”

大学期间蓝曦臣是令人仰望的存在,出身好,书香世家;相貌好,第一校草;性格好,温文尔雅;人品好,连续四年蝉联最受欢迎人物冠军。

江澄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是他在树下读书,那时正值初夏,绿叶盈盈,在他的身上留下斑驳的剪影,修长白皙的手指翻过一页书,在页角停留片刻便很温柔的触摸页面,那个时候他穿着白衬衫,一条简单的黑色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那树上还挂着蓝色的风铃,不知道有没有在他的书上留下移动的阴影。

江澄是决不会相信他会在一瞬间喜欢上那个画面,可这是真正发生了的,他每天下午都会跑到离那里不远的地方去,下雨的时候去,刮风的时候去,有时候他不在看书,他只是静静地倚靠在树旁,不过他每天都在。

直到那一天蓝曦臣看见他,走过来管他要电话号码,QQ,微信全都要了,江澄当时硬撑出一副无所谓和刻薄的样子,斜睨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仿佛不情不愿的给他了。事实上当江澄看到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凑过来时他恨不得把自己手里的零食也塞给他。

至于后来怎么样,江澄自己也稀里糊涂,电话微信仿佛就是个摆设,两个人很快分道扬镳,江澄也进了自己家的云梦公司,蓝涣去了云深,两个人更没有交流的可能。

2.

江澄在车里刷微博,很不满地吐槽温情买东西实在太慢了。

“哎呀现在适合你的抑制剂越来越难买了,”温情大力拉开车门,裹着大衣把自己塞进保姆车里,“你还是赶紧找个alpha算了,你那个香跟迷香似的,气味还难掩,省的我辛辛苦苦地给你找抑制剂。”

“是是是我的经纪人,”江澄不耐烦地夺过抑制剂,向温情挑了挑眉,“你知道的,我现在不需要alpha。”

温情啐了他一口,道:“拉倒吧,你喜欢蓝曦臣人家未必喜欢你呢。哎我就想不明白了,好的alpha那么多你怎么偏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江澄冷哼一声,点了根烟,在车里吞云吐雾起来。

温情叹着气摇摇头,“也不是我说,我们江澄要什么都有,长得好看,名气大,日后是要继承公司的,明明这么一个优秀的omega,怎么就没人要呢?”
“行了,走吧,你不是说要去谈谈新戏的事儿。”
“OK,小张,开车。”

3.
温情躺在床上敷面膜,想起这些年江澄一个人摸
爬滚打,身为omega还时时刻刻遭人觊觎,咸猪手绯闻潜规则见过不少,要不是他爸是大佬,估计早就被踢出娱乐圈甚至是被标记。

温情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想着自己当经纪人不够还要为自家艺人寻找合适的alpha,心累到无法呼吸。

“叮——”手机突然响起声音,还把温情下了一跳。

“哎?这是?”

[温情已同意您的好友请求]
温情:蓝曦臣???
蓝曦臣:嗯,是我(´・︶・`)
温情:……影帝你ooc了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微信号的?
蓝曦臣:你弟弟温宁在云深上班,我管他要的。
温情:……卖队友……怎么,有事儿?
蓝曦臣:哦,最近叔父给我接了《帝王业》这部戏,准备与你们云梦合作。
温情:……你……什么意思?
蓝曦臣:我希望另一个主角是江澄。

温情万万没想到事情的走向居然这么惊悚,蓝曦臣点名要江澄与他搭戏,虽说两个影帝一同飚演技确实令人向往,不过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搭戏,想想都刺激。

蓝曦臣:当然,我是有报酬的。
[TF口红全套 jpg.]
温情:!!!

温情拿着手机拜了拜,心里默默地对江澄说了句对不起,很爽快地卖了队友。
温情:“我能怎么办,口红诱惑着我,都怪敌人太狡猾。”

温情: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目的,澄澄我哥们儿,不能卖得太狠。
蓝曦臣: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着想,当然,这件事儿要是成了,还有红包奖励(´・︶・`)

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一句话的功夫就能得到全套口红和红包,温情表示其实她是不相信天上能掉馅儿饼的,但她还是决定要试一下。
人生嘛,就要努力尝试。
毕竟,尝试的又不是自己的人生。

4.
江澄一脸狐疑地看着温情balabala吹《帝王业》,她甚至拍着胸脯跟江澄说这部戏一定让他再拿一个影帝。

江澄眯着眼睛看她,随意地翻了翻剧本。

“双男主的戏?”

江澄翻看着剧本的内容,虽说故事的套路没有变,还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剧情,但是其中的亮点除了人物的生平和经历演起来过瘾看着出彩,更主要的是,这是一部耽美剧。

“既然让我演男主,那么另一个至少也得好点儿的吧。”

温情眨眨眼,“怎么,有人选了?”

江澄翘着腿往沙发背上一靠,双手环胸,抬了抬下巴:“演耽美电影,自然少不了传绯闻,不过呢,你知道我喜欢谁,温情大人本事大,尽量满足我,备不住你以后就不用辛辛苦苦地替我挑选抑制剂了。”

温情答应地十分爽快,甚至向江澄要了报酬。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温情强压制住心中的躁动,舔了舔嘴角。

行啊,双向狩猎,老铁666。

5.
试戏那天江澄骑着自己的小摩托风驰电掣赶到片场,他一向认为试戏就是一场战争,战争开始之前意念已经交战,他喜欢盛大出场,他有资本有样貌,横着走也没人拦着他。

刹车的声音成功为他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他摘下头盔,甩了甩头发,一眼就望到最尽头的导演,导演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叫好。本身江澄的角色就是一个将军,是战神,年纪轻轻的就大有作为,少年的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和张扬都必须体现,在江澄摘下头盔的那一瞬间,他的头发被风吹起,头顶的发被吹到一边,导演的心中立刻就浮现出将军摘下战盔,束起的头发蓦然散乱,这一眼望去,无论是帝王还是女子都会为他倾慕三分。

导演几乎把心中将军的形象完完全全打上了江澄的脸,这使他看其他来试戏的演员时怎么看都不顺眼,更何况站在导演身边的蓝曦臣几乎时时刻刻都把眼神粘在江澄的身上,导演转头去看他的时候,他摆了摆手,指着江澄对着导演做口型:我要他。

影帝都发话了导演不得不照办,更何况蓝曦臣的提议和导演所见略同,导演立刻站起身,把其他来试戏的演员都礼貌地赶走,只留下江澄一个。
江澄坐在导演对面对着导演笑了笑:“走一下形式吧导演。”

导演把江澄拉到蓝曦臣面前,“你们两个先走一个,蓝曦臣已经定下了,他演皇帝,而你是他最忠心的将军,就演那场你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诱惑皇帝的那场戏。”

江澄侧头看着导演,挑了挑眉:“怎么诱惑?”

导演耸耸肩,“你是omega,我是beta,你比我更清楚如何诱惑一个alpha。”

江澄把嘴一瘪,满脸的无奈,“行吧,既然我是年少有成的将军,那么我肯定是对皇帝势在必得的了?”

导演给江澄比了个大拇指,示意工作人员退开一些,但实际上离得并不远。

江澄微微抬头看着蓝曦臣,那张脸是让人无法形容的美丽,江澄几乎是十分欣赏这样一张完美无缺的容颜,都来拍这种戏了没有点收获当然不行,他对蓝曦臣同样势在必得。

[我好看,有钱,有权,还是个omega,就不信抓不住你。]

江澄微微释放了一些信息素,说来奇怪的很,江澄的信息素是一种令人眩晕的迷香,稍浓一些就可以使年轻的alpha立刻起反应。

江澄双手勾住蓝曦臣的脖子,一双杏眼水灵灵地盯着他的眼瞳,凭着自己翻了翻剧本的记忆说着台词,两个人的上身贴的更近。蓝曦臣当然没忘了这是在演戏,他在江澄说完他需要的利益后立刻握住江澄的腰身,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江澄抖了一下,那双眼睛充满了戏,他甚至分不清江澄那一瞬间的惊诧究竟是真的还只是演戏,不过得承认,江澄这个影帝实至名归。

蓝曦臣环住江澄,他饰演的皇帝城府极深,认为鱼与熊掌定可兼得,他按照人物的性格特征,嘴角缓缓凝出得意的笑,嘴唇在江澄的耳尖摩挲啃咬,吐字却仍然清晰,科班出身的功底和技巧其他人算是见识了,江澄的脸和耳朵红成一片,薄荷味的信息素与他的信息素巧妙的融合,意外的和谐。

没有听见导演喊停,蓝曦臣便低下头去亲吻江澄的嘴唇,江澄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躲,但alpha盯着他的眼睛,几乎形成了一种钳制,迫使江澄小心翼翼地闭眼凑近。江澄的手抓住蓝曦臣肩膀的西装布料,横下心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蓝曦臣仍然睁着眼睛,他保持着意识的清醒,他知道现在应该是什么表情,身为一个皇帝,他甚至不应该动情,导演从侧面看着他仰起的嘴角,眼睛仍然是聚焦的,而江澄完全是一种献身的状态,睫毛轻颤,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了出去。

导演非常满意地喊了“cut”,江澄慌慌张张地把自己弹开,连蓝曦臣的手也没来的及握握以示友好,拉着导演去问戏。

蓝曦臣摸了摸唇角,笑看着江澄躲躲闪闪地瞅了他好几次。

[好看,又与我志同道合,还是个omega,是我曾经暗恋的人,当然不能放过。]

6.
这几天江澄的戏一直都顺顺利利的,前期几乎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少年经历,从最初的落魄与狼狈,成长为一个小兵头头,又从无数次的战争中摸爬滚打越升越高,江澄几乎把一个人物所有的心理戏全部体现出来了。从第一次上战场的害怕和怯懦,到后来一次次经历死亡的麻木与痛苦,从最初的只想活命,到后来的野心勃勃,从最初的狼狈落魄,到后来的志得意满,他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蓝曦臣从中挖掘出了江澄的许多闪光点,他非常喜欢江澄的复杂和多元化,当初向他要微信时那双眼睛就展现出太多的欢喜,表面上却硬要表现出厌烦,那时就觉得江澄十分有趣,更是从多方面打听江澄,知道他如何受女生的欢迎,在不同的场合下都耀眼的如同太阳,无论实在出道前还是出道后,蓝曦臣都对江澄给予了最多的关注。

让他难忘的是江澄在表演第一次杀人时一个少年发自内心的恐惧,眼里的泪珠打着转儿,他的拳头捏了又松开,死死咬住下唇不敢出声的样子让蓝曦臣恨不得冲上去赶紧抱抱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蓝曦臣就觉得江澄这样的一颗星星就应该好好地保护起来。

蓝曦臣悄咪咪地跟导演说以后和江澄同吃同住,美其名曰培养感情和默契,导演一想马上蓝曦臣就要开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起初江澄还别别扭扭的,时常躲着蓝曦臣,别说什么追媳妇儿了,我们蓝影帝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终于有一天他忍无可忍,把江澄压在墙上……咯吱他。

反正江澄是怕了蓝曦臣,索性把自己设置的闹铃都关掉,早上起床全凭蓝曦臣人工服务。

蓝曦臣自己也开心,因为并不是谁都能看到江影帝早晨起不来耍小脾气的可爱的一面的。

7.
“今天好像是一场落水的戏?”江澄啃着小饼干含糊不清地说道。

“嗯,心机的将军又要算计朕了。”蓝曦臣吹凉了被子里的水,递给江澄。

“我也很绝望啊,大冬天的水那么冷。”江澄撇撇嘴,气愤地把剧本扔到一边展展地躺在地上。

“要不换替身?”

“去去去,替身就不是人啊。”

蓝曦臣一把把江澄拉起来,“那我就抱着一沓毯子和棉衣,等你上来以后立马就给你穿上。”

江澄的眼睛亮了亮,“那还挺不错的,能得到皇上的伺候。”

江澄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心里准备,在下水前做足了准备工作,在衣服里贴上了暖宝宝,蓝曦臣把自己所有的暖宝宝都贡献给了江澄,惹得江澄还怪不好意思。

然而江澄泡在水里的时候还是冷得直打颤,但是他现在演得是夏天的戏,还不能冷得太明显,江澄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释放出一些信息素,他觉得身体有些不正常,但还是对着镜头看向了上面的蓝曦臣。

原剧本本身就是将军诱惑皇帝下水,然后皇帝趁机吃豆腐的戏码,此时的江澄差点冻出眼泪,为了硬撑着不当场哭出来,江澄憋得眼角都红了,再配上江澄划水的动作和嘴角挑衅的笑意,周围一圈人都实打实的被撩了一把。

江澄上岸立刻冲进蓝曦臣怀里,任由蓝曦臣把他湿透的戏服扒下来,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江澄冻的嘴唇发紫,哆哆嗦嗦地在蓝曦臣怀里取暖,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江澄几乎是无意识的挂在蓝曦臣的身上。

蓝曦臣歉意地对导演点了点头,打横抱起江澄就往两个人的房间冲。

江澄的长发还没被摘掉,湿漉漉的拍打在蓝曦臣的背上,江澄的头靠着蓝曦臣的肩,身子软的动不了。

江澄心中恐慌,看他现在的症状,只怕是提前发情,身体不由自主地释放信息素,香气浓郁,蓝曦臣只能勉强保持着清醒,下身却诚实地起了反应。

到了房间蓝曦臣直奔浴室,打开热水,把江澄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贴身的湿衣服被扔进水池。

江澄本身皮肤白皙,肩头还留有水渍,在暖黄的灯光下泛着光,江澄此时顾不了那么多了,身边没有抑制剂,他反扣住蓝曦臣的手腕,乞求似地说:“帮帮我。”

8..
江澄不知道自己中间醒来几次又昏睡了几次,他只能感觉到蓝曦臣咬破自己的腺体时那种细细密密地痛痒,他能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建立起最纯粹的关系,血液交融,他的体内形成的肉结是蓝曦臣给他最深的烙印,他的双手反抓住蓝曦臣的肩,张着嘴发不出声音。

他感觉到蓝曦臣亲吻他的嘴唇和额头,他看见蓝曦臣那双眼睛里最真挚的爱,他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蓝曦臣,不同于将军的献身,这是一生一世。

9.
温情没骗江澄。

江澄凭借《帝王业》获得了两次影帝,蓝曦臣则获得了三次。

但是他现在觉得非常气愤。

他甚至想质问温情为什么要卖队友。

他笑眯眯地把温情的聊天记录给蓝曦臣看,蓝曦臣刚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他凑近江澄亲了亲他,顺势滑到脖子处,含住江澄的腺体。

江澄呜咽了一声,靠在蓝曦臣的怀里不说话了。

温情,你等着,等我腰好了我就收拾你。

10.
蓝曦臣V:立春,把你们的影帝带回了家。[戒指.jpg]@江澄V

END
也许会有番外???

评论(28)

热度(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