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想看为了建立江家而四处奔波的江澄,那时蓝曦臣已经是家主了,在蓝家的清谈会上,蓝曦臣刻意地把江澄的座位放在自己旁边,看到有其他的家主站起来刁难江澄,正想为江澄开脱,只听江澄冷漠一笑,站起身来。

“我一个人活得像一只队伍。
我年轻,骄傲,理所应当。”

然后,蓝曦臣的眼睛就再也无法从江澄身上移开了。

评论(3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