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曦澄】两种人生(一发完)

*没有逻辑,我只想写个故事

*ooc,造雷预警

*4000多字,略长,废话多,慎入!

*杀手x学生设定

1.

“喵呜。”

一双圆眼在夜里发亮,唯有月光涂抹在它的胡须上,才勉强分辨出那是一只猫,白皙修长的手指抚过它柔软的皮毛,猫咪的耳朵抖了抖,发出舒服柔软的一声,吃下那个人带给它的最后一点猫粮,转眼间就消失不见,只留下细小的跳在草地上的声音。

那只手从黑暗里打亮一束火,焰光照亮了那个人的下巴,点燃了一支烟。

过了片刻,从栏杆处黑暗的地方走出来一个人,月光很巧妙的只照亮了他的侧脸,鼻梁高挺眉峰平缓,嘴巴也微微抿着,不知道是月色的因素还是别的什么,那张侧脸越发显得柔软细腻,睫毛在山根处投下一层阴影。

他的手从腰间摸出一把枪,上了膛,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从那幢别墅前面的栏杆处找到一处缺口,他把枪准确无误地扔到院里的草坪上,双手抓着栏杆顶部,两脚踩着略微宽松的缺口处的两根栏杆,两手一紧,浑身发力,身体在半空中一转,稳稳地落在地上。

他是个很嚣张的人,穿着皮鞋在地上走动,每一步都稳健,每一声都清晰,在夜里无法寂静的冷风中显得可怖。他走在院子里的青石板路上悠然自在,仿佛这就是他的家,而他没有钥匙,他从善如流地拿出一根细长的铁丝插进锁孔,很快他就打开了门。

他有良好的习惯,他随手关门。

屋子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让人觉得心悸。

突然屋内发出一声枪响,紧接着是一声撕破夜色的尖叫,紧跟着又一声枪响,尖叫声戛然而止。

天地归于寂静。

出来时那个人拎着一个箱子,他锁好门,仍旧是闲庭信步,这回他光明正大的从院门走出,月光照亮他另一半侧脸,照亮他嘴角的一丝笑意。

月光下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窜出来,在墙角下转过头来。

“喵。”


2.

“据现场记者报道,我市xx街道xx别墅区发生一起命案,死亡两人,经法医鉴定都是一枪毙命,凶手行凶手法果断,现场没有留下凶器。”

蓝曦臣看了看表,关掉了电视,在下一秒,他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

“回来了啊。”

蓝曦臣站起身,目光柔和,看着许久未见的爱人的脸庞,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欢喜到手指都颤抖。
江澄蹬掉鞋子,把背包扔到地上,冲上去和蓝曦臣拥抱。

两人之间隔着沙发,江澄只好微微踮脚,不顾姿势难捱,上半身仍是紧紧贴着,拥吻在一块儿。

直到两个人气喘吁吁,他们的嘴唇才离开彼此,蓝曦臣看着江澄红透的脸,笑出声,又吻上江澄的嘴角,多了些柔情蜜意,少了些迫不及待。江澄搂上蓝曦臣的脖子,将自己与蓝曦臣的额头紧紧相贴,扬起嘴角笑道:“你有没有想我?”

也只有在久别重逢的时候,江澄才会如此坦率,大大方方的诉说对蓝曦臣的想念。

“我当然想你。”

蓝曦臣松开江澄,绕到沙发背后,一把把江澄抱起,江澄搂着蓝曦臣的脖子,把脸贴着蓝曦臣的发顶,闻他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

“你呢,你有没有想我。”

蓝曦臣把江澄放到沙发上,搂着他给他剥橘子。
江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他怀里,发顶磨着蓝曦臣的下巴,笑了笑。

“你猜?”

3.

江澄这次回来,是得了放假的空当来看看蓝曦臣,可是他有时间,不代表蓝曦臣有时间陪他,吃过午饭后,蓝曦臣把江澄推到卧室去休息,自己则去处理事情。

才是个刚过十八岁少年,江澄也有些少年的小脾气,在他多次用小鹿眼盯着蓝曦臣撒娇无果后,江澄气哼一声,钻到被子里,背对着蓝曦臣,闭着眼睛赶他走。

蓝曦臣笑着低了一下头,轻手轻脚地走到江澄背后把他抱住,用嘴唇去摩挲江澄的下巴,直把江澄痒得受不了,哼唧着笑出声,才同意蓝曦臣回来带他出去玩儿的承诺。

蓝曦臣关好卧室的门,回到自己屋里,带上白色手套,提起昨晚得到的箱子。

蓝曦臣穿好黑色的风衣,细细检查一遍房间后,才出门去目的地进行交接。

“你终于来了。”

蓝曦臣扫视了一遍眼前的人,眼神锁定在中间坐着的那个人身上,放下箱子,挑眉道:“检查一下吧。”

那人挥挥手,立刻就有人上去拿过箱子,打开进行检查。

“蓝先生交给我们的东西我当然放心,”那个人说着站起来,把一旁装满钱的箱子递给蓝曦臣,正在蓝曦臣准备接的时候,却收回了手。

“蓝先生,不如,我们再做一次交易,如何?”

蓝曦臣抬起眼睫,微微偏头,轻笑一声,夺过箱子。

“我不想再干了,累了。”

说罢,蓝曦臣走向自己的车。

“下辈子估计都不会再见了。”

那个人看着蓝曦臣的车迅速消失在废弃的拆车厂,冷笑了一下,拨通了一个电话。

“监视他。”

4.

“哎,你说那些被人威胁去杀人,被人威胁去做坏事的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能反抗呢?”江澄啃了一口面包,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手中动作一顿,暗自磨了磨牙,笑道:“阿澄,你还不懂,那些所谓为他人着想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针不扎在他们身上他们永远也不知道疼痛。”

“每个人都有苦衷,只是有些苦衷无法说出来罢了。”

江澄眨了眨眼,淡淡地“嗯”了一声,他没有错过蓝曦臣眉间转瞬即逝的烦躁,他从不过问蓝曦臣的私事,也不在乎他是什么身份,尽管他对蓝曦臣的账目十分怀疑,蓝曦臣曾敷衍他说自己是一个企业的经理,可他收了太多的暴利。

“对了,我今日去见一个朋友,可能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蓝曦臣一向很满意江澄的大度与宽容,他当然也不小气,笑着点点头,“注意安全,正好我给家人写封信。”

“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呐。”笑弯了一双杏眼,江澄呲着小虎牙,嘴角上残留着面包屑,使得蓝曦臣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是呀,我怕那个傻瓜收不到嘛。”

“好啦好啦,我吃完了,我先出去了啊,你记得中午吃饭。”江澄抓起背包转身就往外跑,出了门又折回来,匆匆在蓝曦臣脸上亲了一口,拿着钥匙叮叮当当地跑了。

蓝曦臣心情舒畅,收拾好杯子,回到书房写信。

阿澄:

我希望与你过一辈子。

但我不能这么活着。

……

……

请你好好活下去。

5.

“我知道你在监视我,所以,我们之间必须有个了断。”

“好啊,xx街道地下1号车库。”

“晚上八点,我等你。”

6.

今晚的风有些凛冽,走在街上的人也并不安宁,蓝曦臣拼命想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但他并不觉得他今晚能活着走出自己对手的天罗地网,尤其在想到江澄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他不得不停下来对着夜空深呼吸几口气使自己冷静。

他的脑海里想起了太多人的死状,他不自主地摸了摸腰间的枪,那把枪跟他两年,他的手指对枪上的纹路都记忆深刻,他开始怀念曾经那个善良的自己了,可他又不觉得善良有多好,如果不是自己一直顶着善良的帽子,他不会有压力,也许他能坦然面对当年的绑架,而不是杀了劫匪,从中体会杀人的快感。

现在他开始厌恶了,也许不是现在,从江澄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厌恶自己。

他琢磨着那封信的位置,然后他昂首去赴约。

月光照着他的侧脸,照着他嘴角微微的弧度。

他欣然赴死。

前提是自己的对手不会威胁到江澄。

为你死,是我的光荣。

7.

蓝曦臣从来不会在晚上出去,因为他知道江澄怕黑,今天他却不在。

江澄面对空荡荡的房屋,试探地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江澄心里有点发慌,心跳声震如擂鼓,他清晰地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面对满屋子的寂静,他不由得把脚步放轻了些。

他把每间屋的灯都打开,这让他壮了些胆子,他把背包轻轻地放在沙发上,一眼便看见了茶几上放着的一封信。

没有写署名,没有地址,没有合封的信。

江澄的手有些颤抖,他不知道这是给谁的信,可直觉告诉他有一些事要发生。

江澄的心跳声渐渐安静了,只剩下缓慢又悠长的共鸣声,一下又一下,跳得让江澄觉得窒息。

呼吸声也又细又轻,生怕吹散了满室的安宁。

江澄视线模糊,抹了抹眼睛,却怎么也蹭不掉眼睛里蒙着的泪水。

他捏着那张薄薄的纸夺门而出。

8.

冷风似刀一般割着江澄的脸颊,但他觉得这不算什么,他的双腿机械地运作,只是跑,也不知跑向哪里,他只觉得喘不上气,也跑不动了,泪水也干在脸上,却仍然在机械的运动。

“哎,听说了吗,xx街道发生了枪杀案。”

江澄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擦身而过的两个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快去看看吧,据说有一个是上次杀了那个别墅里的夫妇的凶手呢。”

“哎呦有什么好看的啊,血糊糊地恶心死了,那种人死了活该!”

才不是!

江澄捏着拳头,大口大口地喘息,朝着xx街道跑去。

【阿澄。】

蓝曦臣,你等等我啊。

【我希望与你过一辈子。
但我不能这么活着。
我身上背了太多条人命,我无法解脱。】

江澄又加了速,他不知疲倦,脑子里回放着蓝曦臣信上的内容。

【如果我不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甚至会害了你。】

江澄咬紧牙关,他的腿酸得承受不住,可他不想停下。

【他们会威胁你,监视你甚至是绑架你。】

他被一颗小石子绊倒,整个人摔趴在路上。

【我必须除掉他们,为了我自己能够安心,更为了你。
原本我不想约他见面,可我一想到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就感到开心。
为你死,很值得。】

江澄咬着牙爬起来,不顾膝盖疼痛,肺部撕裂一样的痛苦,一瘸一拐地向前跑。

【我允许你悲伤,但我不允许你一直悲伤。
今日我死了,希望你在一年后能够忘记我。】

江澄觉得头晕目眩,他甩了甩头,继续往前跑。
蓝曦臣,你等等我。

【我觉得自己很贪心,还要再耽误你一年来回忆我。
可我要的何其多啊,想要你的全部,但我又决定放手。
我不是你的全部,你还有自己的生活。】

江澄看见前方许多人围在底下车库的出口前,他嘴巴干裂,吞咽着口水继续向前。

【我们是两种不同的人生,也是两种悲剧。
我明明知道我不该害你,可我却无法控制住想要拥抱你的手。
你后知后觉,也许直到我死了,你才会明白我是谁。】

江澄疲惫地拨弄眼前的人群,他希望自己能近距离地看看他,可那人墙仿佛无穷无尽,他怎么也无法凑近。

【对不起,阿澄,原谅我的自私。】

医护人员抬出了六具尸体,都被蒙上了白布,警察说车库里面再没有别人了,监控录像也显示来到车库的只有六个人。

【这回我是真的走了,对不起,我知道你怕黑,可我也没有机会搂着你一起打游戏了。希望以后能有人替我爱你,在黑暗里陪你,不离不弃。】

江澄觉得天旋地转,所有人在他的眼里都扭曲起来,直到自己双腿发软倒在地上。

“哎,小伙子,你怎么了!”

“快快快,先救他!”

江澄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被抬起放到车里,然后眼前黑暗一片,晕了过去。

【请好好活下去。】

9.

“蓝曦臣,我来看你了。”

江澄把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前,用手擦去碑上尘土。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顾舒窈,是我的女朋友,她很好,人也善良,温柔大方。”

江澄轻轻执起顾舒窈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蓝曦臣,我过得很好,你放心。”

“我会好好活下去。”

带着你的那一份。

——END——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