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2)


*ooc,造雷预警

*皇帝x小道士

*天乾x地坤


正值仲春,气温渐渐回暖,山中倒是凉快,陆小凤走在石子路上,欣赏两旁风景,山中桃花开得正好,香气扑鼻,倒也不寂寞。

登上山顶,陆小凤看着眼前的悬崖临风抖了抖。
这道观的位置颇有些刁难人的意思,建在对面的山顶上,偏偏那山上没有一条路,山壁光滑,生了苔,想要过去只能靠着两山中间钉入崖壁的两条铁索。

陆小凤觉得他这个皇帝确实不怎么样但好歹这条命还算值钱,不能这么冒险。

陆小凤打了退堂鼓,下意识转身,却被身后的侍卫挡住了去路。

“陛下要回宫?”小侍卫眨巴眨巴眼睛。

陆小凤吹眉毛瞪眼,气得七窍生烟。

“叫我公子!陛下陛下的你不觉得招摇啊?”

陆小凤气呼呼得背对着侍卫,面对深渊深吸一口气。

怎么也不能让侍卫小瞧了不是?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陆小凤叹了口气,向前踏了两步,凝息提气,脚尖快速点在铁索上,张开双臂,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金色暗纹在阳光下闪着光,一如凤凰的炫丽翅膀。

直到双脚踏踏实实地接触着地面,陆小凤忍不住得意地笑,挑衅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侍卫。

只见侍卫轻笑一下,一前一后飞身而来,稳稳站在陆小凤身后。

“……”

陆小凤吐出一口气,愤愤地甩了袖子,跨过门槛。
道观内别有洞天,正前方放着一口青铜大鼎,与那青瓦白墙的厅堂相比显得更沉重。

“云崖观。”

陆小凤看着正殿上方的匾额,摸了摸嘴边的两撇胡子。

“清静无为、离境坐忘。”

堂厅里清凉,山风盈沛,真让陆小凤几天来的火气消散些。

“嗯?没人么?”

陆小凤见到尊像也不参拜,直直绕过,向后堂行去。

这道观确实适合闲云野鹤身居于此,后堂除却休息的小院,再无砖墙的束缚,只剩大片桃林和含苞欲放的花海。

陆小凤东张西望,也不知道把身后的两个侍卫甩到了哪去,深入桃林,就算是江南也找不到这样的美景。

“咳咳。”

陆小凤突然听到桃林深处有咳嗽声,顿时吓了一跳,心想不知是不是打扰了哪位神仙清修,急忙藏身于一株桃树后,悄悄探出个头来看。

只见一位公子一手掩住嘴唇,轻声咳嗽,弯下腰为一朵小花修剪枝叶,面白如玉,唇若涂脂,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像是天生会笑,嘴角弯着一个弧度,鼻梁也俊秀。

陆小凤一时看着失了神,小心的挪了一下位置,踩着一根枯枝,发出了声响。

那公子回过头来,到真让陆小凤这遍览美人的风流客失了呼吸。

陆小凤终于明白何人才堪称温柔的白月光和心头的朱砂痣。

再美的景色也不如他惊鸿一瞥。

——TBC——
吹爆花花!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