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大漠驼铃


*礼尚往来,送给宣宣 @闻书数河灯

以拙劣的文笔来表达我的爱意

希望可爱的你喜欢~


1.

陆小凤这次去北方倒是很高兴。

因为别人觉得他有能耐。

他也乐意承认,因为能把花满楼拽来和自己一起去沙漠,这事儿他觉得没人能做到。

花满楼笑着摇了摇头,听陆小凤骄傲地向熟识的人介绍自己如何拉着一个江南的贵公子前来游历,甚至编造出了两人因意见相左的打斗过程,精彩绝伦。

客栈里的小娃娃最喜欢陆小凤讲故事,他每次都为他们带来江南最美好的梦,这次带来了江南最美的人,而且和陆小凤一样厉害,那些孩子就蹦蹦跳跳地围着花满楼转。

花公子听了陆小凤的建议,把身上带着的糖果分给孩子们,那些孩子便被花满楼似糖果般甜蜜的笑粘住,趴在他的腿上听他讲灵隐寺。

陆小凤在花满楼背后坐着,双手环住他的腰。

孩子们不懂,问陆小凤为什么要抱着花哥哥。

陆小凤吐吐舌头。

“你们这些小孩子懂什么?去去去,花哥哥要休息了。”

孩子们都学他吐舌头,顺便附赠好几个白眼。

陆小凤哈哈大笑,揽着花满楼的腰上楼。

“你怎么净编排莫须有的事?”

陆小凤讪讪地笑,凑上去亲亲花满楼的嘴唇。

“你的嘴都裂了。”

陆小凤有些心疼。

“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花满楼打开扇子,摇了摇。

“怎么会呢,我是和陆大侠比武输了心甘情愿和陆大侠来遭罪的。”

陆小凤自己听着也害臊,不过他会耍流氓。

他把花满楼抱在怀里,啃他的耳朵。

“七童嘴唇裂了,脸倒是挺软的。”

“陆小凤!”

花满楼的耳尖都红透了。

“沙漠里没有好看的花,这回我带了朵花来,当然要吹牛。”

“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才不是,我是仗着你喜欢我,我欺负你。”

花满楼坐在陆小凤腿上,抿唇失笑。

“我想去骑骆驼。”

“当然。”

陆小凤把唇送上去,花满楼温柔地回应他。


2.

陆小凤早早地把骆驼牵到客栈门口,噔噔噔跑上去叫醒花满楼。

“七童,我们去骑骆驼!”

花满楼没骑过骆驼,心里开心,也不顾腰疼,挣扎着爬起来。

陆小凤给花满楼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拉着他跑下楼。

“七童,你摸摸它?”

花满楼被陆小凤抓着手,摸过骆驼的驼峰,头,下巴。

花满楼惊喜地道:“和画上一模一样。”

“是吧,这只最乖了,也不怕生。”

骆驼低下头,蹭蹭花满楼的肩膀。

“凤凰,我们一起骑。”

“傻瓜,我得牵着骆驼它才知道往哪走。”

陆小凤抱着花满楼的腰把他放在驼峰中间。

“我骑马。”

花满楼在骆驼背上摇摇晃晃,细小的沙子吻着他的脸,驼铃声阵阵,在无边的大漠里回响。

“七童,”陆小凤骑在马背上缓慢前行,手里攥着牵引骆驼的绳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

花满楼睁大眼睛,侧耳倾听。

风声,沙子流动的声音,马蹄声还有驼铃声。

“最响的声音。”

“那就是驼铃声了。”

陆小凤笑着问他:“驼铃声好听吗?”

“好听。”

“偷偷告诉你花满楼,这事儿我不跟别人说,只跟你说。”

“什么?”

“这是我思念你的声音。每次来我都会买一个驼铃,然后藏起来。”

“这回我没藏,因为你来了。”

3.

回到客栈的时候,花满楼拉住陆小凤的袖子。

“我也爱你。”

陆小凤撇撇嘴,抱住花满楼。

“我比你的爱更多。”


4.

“花公子,这回你去沙漠一定很好玩儿吧。”

司空摘星啃着苹果,满脸好奇。

“当然。”

“怎么个好玩儿法?”

花满楼饮了一口茶。

“也没什么,只是听到了这世上最美的声音。”

“什么声音?”

“驼铃声。”

——END——
啊,胡写一通,绝望[躺平]

评论(2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