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5)

*天乾皇帝x地坤小道士

无尘事烦恼,陆小凤心中畅快,整天在花满楼身边蹦跶,倒让侍卫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好歹自家皇帝肯安安分分地待在这儿,也不错。

其实陆小凤对于侍弄花草和听雨闻风没有多大兴趣,他只想痛痛快快地喝酒。这几天像是转了性,花满楼凉亭饮茶听雨,他也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

花满楼听雨,他看花满楼。

花满楼喝茶,他看花满楼。

花满楼裁剪桃树枝叶,他看花满楼。

“陆兄,”花满楼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水壶侧头问他,“你到底在看什么?”

陆小凤斜斜地倚靠在桃树上,双手抱胸,歪着头笑道:“我在看美景。”

“什么样的美景。”

“人间至美。外面见不到的。”

花满楼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陆小凤看花满楼的手指穿过花丛,如同轻灵的蝴蝶在其间舞动,顺着手指看花满楼的手臂,肩膀,脖颈,下颌,嘴唇,鼻梁,眼睛。

眼睛。陆小凤蹙起眉,他本可以成为十全十美的人,却被人陷害失去了眼睛。

陆小凤不断地想,如果花满楼能看见这山上的纷然桃花,能看见烟雨中的清幽小院,能看见夜晚皎洁的月色,他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如果他能够看见自己呢?

会不会熠熠发光,星斗映在他的眼里,他可以把自己印在心里,这辈子都忘不掉。

可他看不见。

连句哭诉都没有。

“花满楼,我想,让你和我一起下山。”陆小凤走到花满楼面前,“我们一起去找陷害你的凶手!”

陆小凤含着怒意,双手都攥成拳,花满楼低下头。

“你不答应吗,花满楼?”陆小凤抓着花满楼的肩膀,见他迟迟不肯答应,心里焦急,“你不想知道是谁如此残忍,竟对一个幼童下手,害他失去看这个世界的权力?”

“我,我不能下山,我不能辜负师父。”

“报仇,报仇就是辜负吗?”

“师父一向教我要心无怨怼,如今我却要瞒着他下山,找曾经的仇人报仇雪恨,我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谆谆教导。”

陆小凤不再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何眼底存了薄泪,他不想让花满楼为难。

陆小凤松开手。

却让花满楼更加无措。

“花满楼,谢谢这些日子你的照顾,我这就下山,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帮你寻找凶手,就当,就当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一件事吧。”

陆小凤不再看花满楼,转身向别院走去。

花满楼眉宇之间愁雾浓浓,一向璀璨的双眼如今也失了清明,低头轻声叹息。

陆小凤掌心的温度还存留在肩头,花满楼何等聪明,他怎么会不知道陆小凤隐藏着的心思,一个风流浪子,转头便会忘情的人肯为了他在山上逗留,肯为了他的仇恨而愤慨。

花满楼覆上自己的肩。

【“花满楼,你喜欢我的眼睛吗?”
    “喜欢,像桃花瓣一样温柔。”】

陆小凤。

我不止喜欢你的眼睛。

我喜欢你看我的目光。


“我说公子,咱真要这会儿下山?天都快黑了。”

“啧,婆婆妈妈的,你一个侍卫胆子也这么小?”

小侍卫挠了挠头,无语凝噎。

陆小凤心里气,就气花满楼是个榆木脑袋,也气他非要长一张祸国殃民的脸,非要有一个淡泊如水的性子,就这么让自己陷了下去。

更替自己伤心。这辈子既遇见了花满楼,只怕再难有能占据他心神的人了。

“唉—!”

陆小凤委屈巴巴地重重叹了口气,看来这辈子就是个风流的命。

“公子,都收拾好了。”

“行了,走吧。”

陆小凤踏出云崖观时不舍地回望一眼。

耸立的藏经楼背后是欲坠的夕阳,红霞铺满了近在眼前的整个天空,将道观包围在其中,塔尖的风铃随风发出阵阵声响,一如他在花满楼身边听到的绵绵细雨。

“陆小凤!”

花满楼?陆小凤急忙转身。

他看花满楼满脸焦急,习武之人却跑得气喘吁吁,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慢点跑。”

“陆小凤!”

偏偏碰上陆小凤,感觉都失了灵,明明能闻到陆小凤身上的竹叶清香,还是想听到他回答。

“陆小凤,我跟你下山。”

花满楼站在三尊像前,睁大了双眸,他偏着头听陆小凤的脚步声,入耳的却是外面越来越响的风铃声。

“陆小凤,陆……”

竹叶香突然包围了他,陆小凤有力的双臂把他圈在怀里。

第一次正大光明的拥抱,更是陆小凤把自己的一个心放在了阳光下晒。

等于把自己的心剖出来给了花满楼。

花满楼失神地靠着陆小凤的肩膀,失神地想,什么时候走到的这一步。

听雨睡着时被搂在怀里,闻花时为自己煎茶,还是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自己呢?

都是。

他都喜欢。

被人关心,被人顺从,被人疼爱。

他都一样渴望,又在陆小凤身上全部实现。

花满楼小心翼翼地捏着陆小凤的衣襟。

在神像前接过陆小凤的心。

他在陆小凤耳边嗫嚅。

“下山可以,能不能明天再走?”

“谢谢你花满楼,你救了我一命。”

“啊?”

“你要是不来,我就只好孤独一生。”

——TBC——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