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落雪(一发完)

*衍生向,陆小凤刀灵设定,花满楼紫胤设定
*ooc,造雷预警
*3000多字,有点长
新年了,不虐,让我来打破师尊的be体质

表白所有陆花党以及产粮的太太,最爱甜甜的你们!
————————

1.
天墉今又落雪。

华发蓝袍的仙人站在长阶之上,远远望着山门,飞雪落在他华发之上,面容似玉一般清冷,灰蓝色的眸子平静无波,身形挺拔,腰间佩戴一枚红玉,恍若真是天上神仙。

五百年了。

想想这五百年,修道,参悟,看透生死,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世事白云苍狗,难料变化,如今徒儿陵越已继承掌教之位,可屠苏,却永远消失。

不过紫胤也不再似往常一般悲恸,倒不是真正释怀。

只是……

“紫胤!”

来不及转身便落入一个温暖怀抱,来者带着能消融冰雪的火热将那谪仙揽入怀中,如果上前细看,仙人白皙的面颊已晕上粉红。

“你又在这里吹风!”

紫胤眼神闪躲,“哪有什么风,是你跑的太急。”清冷声音却有些底气不足,他面对身后这个人一向没什么底气。

那男子笑嘻嘻的,用自己的鼻尖去蹭紫胤的脸颊,轻嗅仙人身上的清冷香气,却觉得温暖。

“今日过节,紫胤,你陪我下山去看。”

“陆小凤,你又想出了什么幺蛾子?”

“没有没有,领你去沾沾烟火气。”

2.
“师尊!天墉城外出现一件上古神器,结界不稳,恳请师尊出手,平复剑灵怨气!”

又是如此。

如果再出一个焚寂,只恐自己也无心再管了。

心里这么想,身体却很诚实,弟子尚未反应过来,紫胤早已化作一道剑光飞去。

悲天悯人这种事做得多了也就成为习惯。

感受到一层层热浪袭来,一柄长刀停滞在半空中,刀身似浸了鲜血般嫣红,红光蔽日,一团热气逐渐凝聚成形,朝紫胤扑来。

虽说这剑气看似凶险,可紫胤却没有感觉到威胁,反而有个异样的想法。

这根不是所谓的怨气,而是……

想找个人玩?

紫胤浮在空中,双手不受控制地去接向他飞过来的一只金雀,下一刻便被拥入一个怀抱。

“总算找到一个美人儿了。”

“你……”

紫胤只看到一双熠熠生辉的桃花眼,里面火光尚未消散,脸上的四条眉毛倒是新奇,紫胤额头被点了一下,迷迷糊糊便昏睡过去。

3.
夜色撩人,今日是年末最后一日,小店门口个个挂着红灯笼,街上小摊叫卖声阵阵,街上人海如潮,夜晚的墨色也被映照如白昼,小孩子最喜欢这个时候,打年糕的声音总是美妙,周围围了一圈小孩子,带着虎头帽,穿着小棉衣和虎头鞋,大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软糯的年糕,街上的人们都换上了新衣,在街边猜灯谜,看河灯。

这些温暖在山上是体会不到的。

紫胤身着一袭白衣,被陆小凤拉着,左顾右盼,眼里灯火阑珊,面上也带着些许笑意。儿时见过的这些场景虽已模糊,但如今见到,心中翻涌起最初的憧憬和欢愉,他想起父母和亲朋,他们的面容已经模糊,然而融融的爱意还流淌在心间。

这么多年,或许从未参透过。

“紫胤!你看!烟花!”

天边绽放一朵朵璀璨花火,衬那皎皎明月暖意融融,照亮紫胤清冷面容,陆小凤看着他,此时他不是远离爱恨的真人,而是温暖的一种具体化身,陆小凤笑意深深,伸手揽住紫胤的肩膀,天上烟火如同他眼里的盛世桃花。

雪还未停。

“紫胤,”两人迎着月光并肩而行,陆小凤声音如风般缥缈,“你还记得我与你的初见吗?”

真人抬首,陷入回忆。

4.
“师尊!”

紫胤悠悠转醒,他看着眼前满脸焦急的陵越,他只记得自己去平息神器怨气,却不想被神器之灵迷晕,之后发生什么一概不知。

“您可算是醒了。”

“陵越,何事如此着急?”

“倒不是特别急,只是那刀灵说从此以后要留在天墉城,还要跟着师尊修炼,弟子不知如何是好。”

“带为师去看看。”

“是。”

两人来到正殿,只见一俊秀男子坐在正位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位旁弟子害怕他,各个怒不敢言,握着剑柄对那男子怒目而视。

“参见长老。”

那男子听见弟子行礼,转头就看见来降他的仙人,停下捋着胡子的手,跳下宝座欢喜而来。

紫胤又被抱了个满怀。

没有防备,紫胤想推开他已来不及,说来奇怪,自己的身体不畏寒热,偏偏遇上这刀灵,他浑身的暖意能使自己放下防备,也失了力气,只能任由他抱着。

“美人儿,你来找我啦!”

紫胤无奈,一旁的陵越满头黑线,殿中弟子欲言又止。

执剑长老确实是个美人,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只不过谁都不敢说出口,众人都觉得执剑长老内敛沉稳,是那天上月,是镜中花,只可观赏不可亵玩。

如今这刀灵如此大胆,竟敢抱着执剑长老称他“美人”,弟子们想做不敢做的事被他尝试,而且执剑长老也不推开,内心早已泪流满面。

紫胤叹口气,把挂在他身上的男子扶开,灰蓝色的眸子对上那双顾盼生姿的桃花眼,开口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陆小凤。”

紫胤起了报复心思,微微笑道:“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凤凰。”

“哎?”陆小凤眨巴眨巴眼睛,不服气道:“虽说真身确实不是真正的凤凰,但我可正经了!”

紫胤向殿中踱步,侧头看他:“阁下的正经法就是上来拥抱陌生人并称呼对方为‘美人'?”

其他弟子转头审视陆小凤,眼中的不甘差点把陆小凤射穿。

陆小凤上前抱住紫胤的臂膀,“不不不,我只对你这样,我从来不说假话的。”

紫胤只觉被他搂住的手臂微微发烫,攥住陆小凤的手腕儿,问道:“那阁下今日来是干什么的?”

“嗨,也没什么,就是寂寞了想找个人玩儿,”陆小凤微微俯身,凑近紫胤,在他耳边吹气:“所以,尊敬的仙人,您就收留我呗。”

紫胤耳廓通红,忙抽出手臂,深吸一口气道:“那你就留下来吧。”转身拂袖而去。

陆小凤骄傲地扫视一圈弟子们的脸,跟着紫胤离去。

弟子们欲哭无泪,恨得牙牙痒。

我的长老啊,就这么被拐骗了!

5.
小孩子们的笑闹声打断了紫胤的回忆,紫胤抿唇轻轻微笑,“怎么不记得,你完全就是一个登徒子。”

“哪有,我可是正经人。”

陆小凤兴冲冲地拉着他走到一座桥上,桥下是潺潺的流水,水面上飘着精致地河灯,烛光在河面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仿佛万千星辰投射在河面。

陆小凤从背后环住紫胤的腰,把他带入怀里。

“紫胤,你看,河灯这么多,我给你数数啊。”

“一、二、三……”

6.
陆小凤来天墉已有一年有余,在紫胤身边倍觉安宁,陆小凤早已承包了紫胤所有饮食起居的服侍工作,其实说到底就是天天骚扰。

紫胤到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孤独了百年,收过的弟子还折了一个,现在出现个陆小凤,在自己身旁叽叽喳喳,给他说说他经历的所有故事,好歹不那么寂寞。

甚至有些欢喜。

“陆小凤,”紫胤浅尝一口茶,“你还没说说你自己呢。”

“嗨,我有什么好说的。”

“说说吧。”

也许是陆小凤的缘故,紫胤的眼睛也不再似往常一般冰冷,眼里有光,时刻带着笑意。

陆小凤也抵不住鹤发童颜的仙长满脸好奇的神情,咧嘴一笑。

“我的真身就是你那日看的那把刀,名为鸣鸿,按理来说我应该和轩辕剑是一体的,只不过当年轩辕帝铸剑时我的真身材料剩余下来,后来自主流入炉底,形成这把刀。”

“那轩辕帝认为我自主意识太强,定会反噬持刀者,便欲毁我,我化身为云雀飞走,自此流落人间。”

紫胤恍然大悟:“难怪我一遇到你便无法施力,以我的修为确实不够与你相抗。”

陆小凤不以为意,冷笑一声:“我宁愿不诞生于世间,自我诞生之后,虽辗转各地,但接近我的人皆被我反噬,我也曾流落地府,但最后还是逃了出来。”

陆小凤抬眼一笑:“紫胤,我这算不算为祸人间?”

渐渐垂下眼睛,紫胤不语,茶杯却被捏紧了。

“紫胤,你活了百年,你参透了吗?”

陆小凤蹭过来,趴在紫胤身前抬头看他,“我参透了,紫胤。”

紫胤开口欲问,却被陆小凤握住腰身,用嘴唇堵住他的话语。

陆小凤的嘴唇如他的真身一般温热,他双唇湿润,紫胤感觉这温暖也浸透了他,双手扶着陆小凤的手臂,慢慢闭上眼睛。

7.
“三百六十三、三百六十四、三百三十五……”

“陆小凤。”

紫胤扣住陆小凤放在他腰间的手。

“我觉得,我参悟了。”

他覆上陆小凤的手,嘴角也微微上扬,河灯的烛火在他的眼里摇曳,浪漫而温柔。

他曾为屠苏的死而困惑,为屠苏所做的一切而怀疑,百年生命,于他而言到底有何不同。

他抛弃欲念,一心修炼,为拯救苍生。

一人的命与千万人的命在他眼中并无不同。

他以为救人就能得道。

直到陆小凤出现。

他才发现他错了,红玉恋慕他,心甘情愿的陪伴并非痴儿,他才是困在迷阵中最久那一个。

真正的道并非抛弃自己的欲望。

而是正视自己的欲望,保留它,并付出。

爱一个人与爱千万人并无不同。

他爱一个人,自然就爱这世间万物,爱千千万万的人。

鸣鸿刀辗转凡间,他悟到了,并不是他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而是无法去正视这世间的欲望,他以为轩辕帝在他诞生时便要毁掉他,这世间便无爱,他忘了曾经保留过他使用过他的人也曾深爱着他。

直到鸣鸿把自己的爱付出,他才真正逃过了反噬。

就像你一样。

我也深爱着你。

8.
两个人在河边站了很久。

“一整天都在下雪,”陆小凤撇撇嘴,颇有些委屈,“你冷不冷啊紫胤。”

紫胤摇摇头,往陆小凤怀里靠了靠。

“不过,雪落在我的头发上,就像我也白了头发一样。”

“紫胤,我们这也算白首了。”

“是,有你在,天墉城确实不那么寂寞了。”

9.
天墉城弟子玩耍回来,回到山上,看陆小凤搂着他们的执剑长老,不知道为什么,悲伤围绕着自己。

好好的一朵花就被这么糟蹋了。

今天天墉城弟子也想为执剑长老熔了陆小凤。

——END——

穿插着叙事,希望小伙伴们能看懂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