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7)


*天乾皇帝x地坤小道士

*我又回来了,没玩够就要开学了哭唧唧,不放到正月十五的春节根本不能算春节啊(*-`ω´-)


许久没有下山,花满楼对世事并不清楚,只能任由陆小凤拉着在人流中穿梭。

陆小凤心里不畅快,他本来已经逃离这里,复又返回,京都光景看得他处处不顺心,又听到街坊相传他去道观清修之事,更加懊恼,手上的劲儿也大了几分。

花满楼虽不解他生气之因,但街坊邻居之言他也听去几许,轻轻地捏了捏陆小凤的掌心,聊以安慰。

陆小凤低叹一声,凑近花满楼,两人磨着肩缓步而行,临近年关,街上人头攒动,陆小凤生怕一不留神就把花满楼弄丢,暗暗地与花满楼十指相扣。

花公子心下一紧,眼神躲闪,虽然不动声色,耳廓却已烧透,掌心出了一层薄汗,却是不敢乱动,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陆小凤感受到花满楼掌心湿润,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陆小凤啊陆小凤,你这一生就栽在美人儿身上咯。

“陆小凤,我们既然已经下山,不如和我一同去找我爹,怎么样?”

“哎别别别,你不知道,我平常最怕你爹,看见你爹都是绕道走,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陆小凤确实怕这个礼部尚书,太恪尽职守了点,几乎每天都要教导自己,生怕自己闯下什么不可弥补的祸来。

“再说了,你我身份敏感,如果抛头露面去查这件事,难免会打草惊蛇嘛,就是要出其不意才能让你的仇人措手不及。”

陆小凤看他神情略带难色,似有疑虑。

“怎么了,你似乎有话要说?”

“没什么,一点小事,我自己便能处理好。”

陆小凤见花满楼抿了抿唇,孩子脾气上来,把花满楼拉到一旁的柳树下,叉着腰,铁了心要问出个结果来。

花满楼有些窘迫,想逃又被拦住,闹了个大红脸。
陆小凤坏笑着凑近花满楼:“你想回家除了看你爹,看你哥哥,是不是要顺手拿些抑制剂?”

花满楼诧异道:“你知道我是坤泽?”

“嗨,”陆小凤两只手不消停,握住花满楼的细腰,无奈道:“你也不想想是谁为你收拾行李的,我还能看不见抑制剂?”

“再说了,”陆小凤把花满楼往怀里带,为他别过额边碎发,不怀好意地调笑花满楼:“你就这么信不过我的定力?”

这下可好,从脸到脖子红了个彻底,花满楼面如火烧,嘴上却不服输:“我还真不相信你陆小凤能坐怀不乱。”

陆小凤笑眯眯地看着花满楼脸颊的粉色,两个酒窝盛满欢悦,他人看见也能醉倒,在花满楼脸上轻轻一啄,不出意外地收到花满楼的警告。

“好了,我确实无法成为柳下惠,不过你既是我心爱之人,我又怎么舍得强迫你,抑制剂你放心,我会给你准备的。”

“谢谢你,陆小凤。”

“谢倒不必,叫声夫君听听?”

“胡闹。”花满楼忍无可忍,拂袖而去。

“哎,花满楼,等等我啊!”

——TBC——
下章开启断案模式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