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曦澄】一个由坑队友引发的血案(下)

自己都快把前一章给忘了……
*ooc,造雷预警
*有些事的描写可能会与现实相差甚远,不过是为了推动剧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
7.
“这就是你的女朋友?”
虞紫鸢一脸的不可置信。
江澄张了张嘴又闭上,生无可恋,满脸冷漠。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好的女朋友呢?
江澄看向身旁身形颀长,相貌英俊,气场强大的“妹子”,非常绝望。
虽然很帅就是了。
江澄一边拍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暗暗自责,不知道怎么就脑子一抽没来个提前会面,现在好了,面对父亲母亲放大的瞳孔和欲言又止的神情,不仅自己过意不去,关键是还把一个一米八几的帅哥硬拖下水,充当自己的女朋友。
“伯父好,伯母好,我是……呃他的对象,我叫蓝涣。”
蓝涣努力保持着妥帖得体的微笑,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本来想着“莲君”是女孩子,充当一下男朋友没什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自己一出现就被当成了“女朋友”的女朋友,心塞。
江澄连忙清了清嗓子:“啊是!这是我对象。”
虞紫鸢半天没缓过劲儿,微张着嘴愣愣地点点头,江枫眠就显得淡定多了,忙招呼蓝涣坐下,给人剥橘子吃。
虞紫鸢拉着江澄就往卧室里塞。
“你不是说是女朋友吗?来个男孩子怎么回事啊?”
江澄一下子噎住,憋了半天,才蹦出来一句“你不是说只要是个对象就行吗”。
“我什么时候说这话了?”
“您还让我向魏无羡学习呢!”
虞紫鸢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臭小子,你等着。”
江澄吐吐舌头,等着就等着。

蓝涣在江澄家里一呆就是一下午。
江澄脑内的撕逼大战没有出现,场面意外温馨和谐,虞紫鸢抓着蓝涣的手不放,三个人说说笑笑,只留江澄一人默默刷碗。
小白菜的旋律在江澄脑海里循环,听着客厅母亲的笑声,江澄心里苦。
“伯父伯母,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不好再打扰伯父伯母休息。”
虞紫鸢与蓝涣交谈甚欢,现在蓝涣提出要走,生出几分不舍,倒也没强留。
“阿澄啊,出去送送阿涣!”
还阿涣,您可真够亲密的。
江澄瘪了瘪嘴,放下手中的碗不情不愿地跟着蓝涣出门。
他一个大男人还要我送?
江澄跟在蓝涣身后,看他熟练地点了根烟夹在指间,想说点安慰的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看着蓝涣吐烟圈。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澄眨巴眨巴眼睛:“我叫江澄。”
蓝涣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的事真的很抱歉,我……”
“没事,”蓝涣掐灭烟,伸出手笑道:“交个朋友。”
江澄低头看着蓝涣的友谊之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一弯一伸都美得恰到好处。
江澄伸出了自己的手,双手相握,目光交汇。
主播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和坑队友成为朋友。

8.
蓝涣一回家就看到弟弟带着“媳妇儿”秀恩爱。
“大哥回来啦!”
“嗯。”
蓝涣脱了大衣随手搭在沙发背上,坐在一旁看蓝湛和魏无羡打游戏。
莫名想到了江澄,眼睛一亮,蓝涣扭头去问魏无羡:“听你说过你有一个打游戏很厉害的朋友?”
“啊是,”魏无羡眼睛没离开过屏幕,手指不停地点点点,嘴里塞着枣糕,说话也含糊不清:“他是我发小,就住对门,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同穿一条裤子的情意。”艰难地咽下嘴里的枣糕,咂吧咂吧嘴,翻着白眼想了想:“虽然很多时候我俩都在互相嫌弃。”
蓝涣这人有一个优点,就是脑洞大,光凭魏无羡寥寥无几的话就可以脑内出两个小娃娃互相掐架然后又在一起玩泥巴的场景了。
“叫什么名字啊。”
“江澄。名字挺好听,人不怎么温柔。”
蓝涣挑挑眉,他到觉得这个江澄还挺可爱的。
“那你给我介绍一下呗。”
“嗯!”
魏无羡打得满头大汗,根本无心听蓝涣说了什么,他只知道要是这把输了今晚逃不过被天天的命运。
蓝涣哼笑一声,拎着外套上楼去了。
“Defeat!”
瘫倒在沙发上,魏无羡看着蓝湛眼里的小得意,不禁为自己的腰小小悼念了一下。
“哦对了,刚刚大哥说什么来着???”
蓝湛仰着头想了想,“好像是让你把江澄介绍给他。”
“哦。”
……
“啊?????”

9.
自那日风波过后,江澄就再没被要求去相亲,而是——
“阿澄啊,我看阿涣挺好的,你以后就跟他过,妈妈也不求抱什么孙子了,只要你幸福就行。”
这都哪跟哪儿啊?!
江澄第108次把怀里的小熊摔在地上。
自从那日蓝涣来过以后母亲就跟中毒了一样,与自己说话半句不离蓝涣,他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好在自己明天就要回自己的小公寓去了,江澄悲伤地望了望天,什么时候可以不上班啊!
说起来,虽然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但他还是对记忆里那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念念不忘,明明是一张年轻的面孔,身上却有不同于自己的成熟冷静,像是摸爬滚打许多年,又如同正午的骄阳,在阅人无数的江澄眼中是不可多得的难忘的风景。
人对美丽的事物都很执着,这不奇怪。
江澄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完全没有向情爱的方向思考。
江澄打开游戏,翻了翻好友列表,看到亲密度最高的“星星”,勾起嘴角笑了笑。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
不过,有些人,只看一眼就满足了吧。

10.
江澄近来觉得魏无羡有话跟他说。
他俩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江澄身为人力资源部的经理,过年后并不消停,而魏无羡身在营销部,同样没得空跟江澄说上几句话,只不过比起江澄这条单身狗,听说魏无羡还撩到了总经理蓝湛,好歹有个帮手和依靠。
这个蓝湛来头不小,只上任了两个月,江澄没见过他,不过整顿公司倒是一把好手,不仅如此,总经理被换成蓝湛后连董事长也换了,这也是江澄过年前几天刚刚得知的消息,一朝天子一朝臣,公司的员工估计也得来个大换血。
一早上已经来了十几个职员向江澄打听新的人员安排,江澄感到头疼,铁面无私地把人轰了出去。
没想到这群人越挫越勇,轰出去一个就来两个,轰出去十个就来二十个,大有江澄不给个说法就要起义的架势。
江澄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冒。
不出手是不行了,江澄随手带上办公室的门,走路带风,冷着一张脸走到自己管辖的区域,看着一个个从电脑后面探出来的脑袋,缓缓开口道:
“不就过个年嘛,都成了过街的老鼠了,一听说董事长换了都坐不住了?嗯?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有点本事,就都能留下,要是个草包,就算我瞎了眼!”
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江澄把自己的小迷妹们吓得不敢抬头。
一群人静悄悄的,缩在椅子里当鸵鸟。
江澄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这么多天忙忙碌碌,一肚子的火没处发,这些心里话说得大快己心,整个人舒爽了不少。
反正我开心就好了,谁让我官大。

11.
蓝总经理冲进董事长的办公室,也不顾大哥诧异的眼神,双手撑着办公桌一脸坚定。
“我同意了。”
“什么?”
董事长大人一脸懵逼。
“我同意你把江澄带回家了。”
“哈???”
董事长大脑当机。
蓝湛根本不给自己大哥反应的机会,又带着风走了。
这是……咋回事儿啊?
蓝涣咬着笔头眨眨眼,面还没见几次就谈婚论嫁了???
恕自己跟不上弟弟的节奏。
蓝涣没反应过来蓝湛倒是心中有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想给自家哥哥找个厉害嫂子,或许是因为他抢自己的排骨,也可能是因为他让自己从最强王者直接掉到了星耀五吧。
反正他不管,大哥就应该被好好管教。
蓝湛本来是去找魏无羡的,路过人力资源部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听到了江澄的训话,话讲得漂亮,蓝湛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把江澄列入了自己大嫂的名单中。
而且,小蓝先生掰着指头想了想,男人冷静,不像女人那么麻烦,江澄能力又强,听魏无羡描述长得应该也好看,还很严厉,配自己大哥一点儿也不为过。
蓝湛心里打着算盘,虽然面瘫但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眼角含笑去找魏无羡分享自己的心得。

12.
“总裁,各个部门的部长都在等着了,现在要开会吗?”
蓝涣捏了捏山根,戴上眼镜,点头微笑。
江澄和魏无羡坐在正中间,都没有说话,一个心怀鬼胎想把发小介绍给大哥,另一个心里嘀咕为什么魏无羡这么安静。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
江澄动了动耳朵,他觉得这声音挺熟悉。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涣,是你们的新任董事长,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魏无羡怼了怼身旁的发小:“你觉得这个新董事长怎么样?”
半天没听到回应,魏无羡疑惑地看向身边的江澄,只见他眼睛睁得溜圆,满脸的不可思议,已经看呆了。
魏无羡又转头去看蓝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帅是帅,也不至于看呆了吧。
当然魏无羡并没有考虑他身边已经有这么一个美男子对他的影响。
就像平地炸响一道惊雷,江澄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吗?
“部长?您怎么了?”
身旁的妹子细心地问候了一句。
江澄抿了抿唇,随即感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摇头,不着痕迹地把眼神移开。
江澄并没有注意到蓝涣偷偷瞄他的眼神。
不得不说江澄的魅力独一无二,他宁可用美丽来形容江澄,也不会用英俊,因为江澄这双眼睛本就不属于男子,更像是阳春三月的灿烂桃花,又像是冰川融化落下的第一滴水珠,蓝涣的脑海里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妖妃”。
江澄也不会注意到自己偷偷脸红的样子有多可爱,蓝涣轻柔地笑笑。
第一次开会,嘴上背着稿子,心里却想着美人,蓝涣的笑意愈发深刻,成功俘获了一众迷妹的心。
相遇的人没能想到会再次相遇。

13.
江澄没敢再打王者。
他算是怕了,上线了无法面对“星星”,他的上司,甚至充当过他的“女朋友”。
江澄扔了手机瘫在椅子里,其实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根本不存在什么对错,可江澄就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儿,一想起蓝涣就面红心跳,这么大的人了他也明白这不是什么愧疚,无非是小儿科的“一见钟情”。
仰天长叹。
网络真是害人不浅。
“笃笃。”
“部长,总裁找你。”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江澄微妙地怂了。
“行,我知道了。”
江澄揉了把脸,深呼吸。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总裁,江部长到了。”
蓝涣从一沓文件中抬起头,看见江澄踟蹰在门口,忍俊不禁。
可爱过头了。
“江部长,坐吧。”
蓝涣起身走到办公桌对面,为江澄拉开椅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便静静站在椅背后,等待江澄的回应。
江澄一时间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顶着一张大红脸支支吾吾地道谢。
“怎么,江部长不给面子啊?”
蓝涣起了逗弄心思,走到江澄面前,闪闪发亮的皮鞋在地板上踏出清脆的响声,像是步步都踩在江澄的心尖。
“没没没,我哪敢啊……”
江澄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以往威风不再,毁我一世英名。
“呃,那什么,您叫我来是……?”
蓝涣笑笑,正打算开口,只见办公室的门猛的被打开,站在门边的江澄被撞了个趔趄,直直撞进蓝涣怀里。
蓝涣下意识搂住江澄,看着门口弟弟满脸无辜,欲言又止。
弟弟……
干得漂亮。
江澄比蓝涣矮了半头,鼻尖正抵在蓝涣的颈侧,细腰被蓝涣的手臂揽住,一只手还横亘在背部轻拍着自己的肩头。
这个怀抱温暖至极,江澄忍不住吸了吸蓝涣身上的冷香,仿佛有种手握阳光的感觉。
小蓝同志默默地关上了门,深藏功与名。
“啊,我……”
江澄欲挣脱蓝涣的怀抱,却被蓝涣死死扣在怀里。
“叫你来没什么事,就是……”蓝涣低下头用嘴唇轻轻触碰江澄的耳尖,“想请你吃个饭而已。”

一见钟情这事儿,可不止你一个人。

14.
外面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大雪,在这片纯白的世界里,所有的风景都慢下来,每一个人都去感受春天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场风雪。
蓝涣感受不到。
因为春天于他而言已经来了。
正小心翼翼地依偎在他怀里。

——END——

小剧场1:
许久没见过江澄的王者粉丝看到江澄上线,咬着手帕欢天喜地地哭泣。
于是——
【卧槽这个星星?!!】
【哇为什么是恋人关系啊???】
【论男朋友被他曾经打爆头的对手抢走是一种什么体验……】
【我TM好羡慕这个星星!】

在角落里的蓝涣勾勾嘴角,十分得意。
你们的男朋友是我的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小剧场2:
虞妈妈如愿以偿地喝上了蓝涣和江澄的喜酒。

小剧场3:
总裁有了一位夫人是人力资源部的部长。
这激励了广大迷妹。
事实证明,只要在公司,还是有几率睡到总裁大人的。
当然,蓝涣别想了。

小剧场4:
小蓝同志最近十分苦恼,他发现当初自己的想法和现实有点偏差。
本来想找个厉害嫂子管管他哥,没想到嫂子进门后不仅管不了他哥,还被他哥吃得死死的,对他哥是万分纵容毫无办法。
小蓝同志哭唧唧。
我哥又抢我的糖醋里脊。

评论(12)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