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光明

小学看DC,初中入漫威,光明总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所有人都愿意追逐光明。

正如洛基对他哥哥的情感那样,嫉妒,厌恶,愤怒,自我厌弃,可他不能杀了自己的哥哥,不能杀了那个拥有灿烂的金黄色头发的雷神索尔,因为那是他千年来的执念,他苦苦追求的光。

Tom Hiddleston痴迷于莎翁的作品,他认为任何人性的复杂在莎翁的面前都变得透明。罪恶被他揭露,善良在笔下生花,爱情的凄美与浪漫也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真挚而瑰丽。

而我认为,在中国,当属鲁迅能与之匹敌。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他总能一针见血,将世俗的悲欢离合几笔勾勒,声音就在你的耳边,场景就在你的眼前,而你正处在那个喧闹的社会,冷眼旁观,却不能无动于衷。

华老栓和华小栓是当时大部分的中国人,愚昧,老实,怯懦,倾尽家财去买一个人血馒头,只为了治病。

夏瑜是一个热情的,坚定的革命者,即使在牢狱,在刽子手和帮凶怪异的注视下,宣传自己的信仰和先进的思想。

这是华和夏的故事。是华夏民族的故事。

华吃着夏的血做的药,以此来治自己的病。

大部分的愚昧的中国人踏着同胞的尸体和鲜血,用力去张开眼睛,只好自己的肺痨和病体,去看一个悲哀的世界。

而留在夏瑜坟头的花环,是光明的尾巴。

那是冲破黑暗的一缕光线,瘦弱却温暖。

那是读者在看过这个泣血的故事后抓住的光明和灿烂,便如同神域绚烂的天空,是在经历过毁灭与死亡后获得的永生。

如同洛基对他哥哥说的那样:

“I assure you,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而鲁迅和他的《药》,最值得让人敬佩的地方,是他在这个讽刺故事背后预留的光明。

幸而这国家,这世界,千千万万的人,获得了神的祝福。

他们从看见光明,追逐光明,在最后,抓住光明。

于是朝阳的利刃切开黑暗,星辰退散,世界由光明主宰,他的军队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在一片湿暗的浓雾中冲出一道光屏,如同惊雷震撼人心。

黑暗是短暂的,而光明会一如既往地向前。

鲁迅是这么说的。

                                ——2018.7.15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