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1]


*ABO设定,非原著向,无脑甜

*题目和正文无关系列:)

*皇帝x小道士

*造雷界的扛把子




“陛下,求求您了,快下来吧。”

年轻的皇帝有些生气,他枕着屋顶上的琉璃瓦,手持一杯金樽,却仍是笑嘻嘻地说:“这皇宫是朕的还是你们的?”

最年长的内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回答:“当然是陛下您的。”

皇帝冷笑一声,饮了一口酒,足足过了半晌,蓦地踢下来一块瓦片。

婢女内侍呼啦啦地跪成一片,都噤了声,桃李春风也多了些凉意,让人忍不住打颤。

皇帝饮尽了杯中酒,轻叹一声,从房顶上一跃而下。眼神扫过面前跪着的人,愤愤地甩了袖子,道声“无法无天”,晃悠回了自己的寝宫。



说起来也奇幻,陆小凤是无心参与夺嫡的,他就是想逍遥自在,仗着一身武功勇闯天涯,怎知皇帝父亲一道旨意派兵把陆小凤擒了回来硬生生地把他按在龙椅上。

“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父皇将归隐山林。”

陆小凤看着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的兄长们,内心咆哮不止。

我亲爱的哥哥你们怎么就不反抗一下好歹装作要刺杀我的样子好让我逃之夭夭???

父皇你归隐山林你逍遥快活就拿我顶包???

陆小凤差点没把命拱手送给自己的大哥。

打第一天上朝起陆小凤就没有准时在朝堂上出现过,他一向懒散惯了,突然让他适应皇帝规律的作息时间,这让他倍感痛苦。

好在这几个哥哥都文武双全,大哥陆罹身为丞相可谓尽职尽责,事必躬亲,许多事都替陆小凤办了。陆小凤也乐得清闲,整天挂着皇帝的名号吃吃喝喝,唯一难耐的就是被锁在深宫不能在外赏花红柳绿,可是把他闷坏了。

朝中大臣也起过歪心思,胆子大的在国宴上甚至提出让丞相再进一步的想法,言下之意已经明显得很,就是让陆小凤早早的拍屁股走人,陆小凤当场就表示了认同,并且报以诚挚的微笑。

万万没想到当时就这一笑把众多大臣吓得不轻,慌慌张张地跪在地上请求恕罪,陆小凤更是百脸懵逼,天知道他真的没有其它意思只是表示认可啊?

陆小凤明里暗里也示意几个哥哥让他们来做皇帝,也不知是自己表达得不对还是自己太有威严,最疼他的哥哥们无一不向他表示忠心,直到有一天陆小凤再也不耐烦直接对陆罹喊出自己的心声,结果被大哥一把捂住嘴,求他收回自己的想法。

扎心了。

今天的陆小凤也感觉生不如死呢。

坐在朝堂上想念自己的红颜知己,看着大哥把那群跳腾的大臣们安抚好,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咳咳。”

听到陆小凤一声咳嗽,朝堂中顿时鸦雀无声,大臣们都万分期盼,这可是陆小凤除了“退朝”,“听丞相的”,“说的有理”,“就这么办”这些话之外第一次主动表达想法,大哥陆罹更是受到了鼓舞,以为亲爱的弟弟终于迷途知返,立志要做好一个皇帝了。

“那什么,朕最近深感倦怠,听说城外有一个道观,朕准备去那里修养一段时间,正好平平心气,国事交由朕的几个哥哥监管 就这么定了吧啊,退朝。”

看着走路带风的皇帝陛下,大臣们一口老血闷在胸口,陆罹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信了你的邪。

陆小凤才不管那么多呢,跑回寝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换上便装,也不管贴身侍卫总是寸步不离,他想着只要出了宫,就有机会溜掉,去找那些女孩子们快活,也不知道她们想没想自己。

哼着曲儿,几匹快马向道观飞驰而去。

——TBC——

评论(2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