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3)

*皇帝x小道士


*天乾x地坤


前文(1) (2)


————————————————



“什么人?”


公子放下水壶,提起脚边的一柄长剑,朝着陆小凤的方向走来。


陆小凤只觉花香袭人,比这桃花香更加浓郁香醇,只怕是这位公子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不由得多闻了闻。


直到人在自己不远处站定,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整了整衣袍,走上前施礼。


“在下陆小凤,打扰公子清修,是我不对。”


公子这才放心,展颜笑道:“在下花满楼,招待不周,还请陆公子莫要见怪。”


陆小凤默默地站近了些,身上竹子般的清香隐约包围着花满楼,两手叉腰笑道:“花公子,不知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


“啊?”


花满楼哪里能想到他见都没见过的陆公子竟然上来便说出这样的话,蓦然红了脸,紧张的连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


“我,我不知道,我看不见。”


“看不见?”


“是,在下自幼眼盲,不能视物。”


陆小凤的手在花满楼眼前晃了晃,确实没什么反应,不禁有些惋惜。

他也没想到这双似装着星辰大海的眼睛竟不能看到人间美景,叹惜上天不公。


“既然这样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你还不知我的样貌吧,摸摸看?”


“这,恐怕有些无礼了。”


陆小凤一把抓住花满楼的手,把他往自己身边带了带,闻到花满楼身上带着的香气,声音越来越温柔。


“无妨,你眼睛不好,特例。”


说着引着花满楼的手放到自己的面颊上,花满楼也不再担忧,细细描摹陆小凤的轮廓。


“我想陆公子应该也是一个英俊的人。”


“哦?那你最喜欢哪处?”


花满楼抿抿唇,弯着眼睛轻笑。


“在下觉得陆公子的眼睛最好看。”


“就像这桃花瓣一样,应当是吸引了很多人的。”


“你错了花公子,我身上最吸引人的,是我这四条眉毛。”


“四条眉毛?”


“喏,”陆小凤抓着花满楼的食指,在自己的胡子上抚过,又捋着自己的眉毛,“花公子数数,我有几条眉毛?”


花满楼摇摇头轻笑,“陆公子真会开玩笑。”


看着花满楼笑,陆小凤也就跟着笑起来,他最喜欢花满楼的嘴唇,盈润又温柔,显得他更多情。


“花公子,你这姓倒是很少见,只怕这京都里也只能找到一家吧。”


花满楼微怔,“是,家父花如令,在朝为官,怎么,陆公子也听说过?”


陆小凤笑而不语,摘下腰间玉佩,递给花满楼。


花满楼细细抚摸着玉佩上雕刻的纹络,神色愈发惊讶。


玉佩上能刻龙的人只怕不是寻常百姓。


“我饿了花满楼。”


陆小凤走到花满楼身后,两手扶着他的肩,靠近花满楼的耳朵。


“我们先吃饭嘛,从皇宫里出来我都快饿死了。”


——TBC——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