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4)

*天乾皇帝x地坤小道士


为了吃独食,陆小凤不遗余力地把自己的侍卫赶走,也不知是否是因为美人秀色可餐,这顿饭比在皇宫任何时候都吃的香,尽管只是几样小菜,陆小凤觉得比那些山珍海味都珍贵。

“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皇室的人。”

“那你为何要到这来?”

“实不相瞒,我确实受够了被人束缚的日子,以前我过的那都是天下之大任我逍遥的生活,现在?哼!”

花满楼失笑。

陆小凤仿佛收到了鼓舞,更是把自己以前的风流过往说了一遍,更是吹嘘了自己如何聪明地帮当地官府破解一桩桩案子 兴奋得像是竹叶青喝上了头。

酒也有醒的时候,陆小凤说完便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有些放肆了,还是在花满楼面前。

花满楼侧耳倾听,陆小凤说道开心处更是绘声绘色,不由得被带入到故事里,听得津津有味。

为陆小凤沏好茶,端到陆小凤面前,花满楼抿唇笑道:“陆兄的经历还真是丰富啊。”

花满楼手执茶杯,十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与墨绿色的玉制茶杯相辅相成,陆小凤突然觉得饮茶也不是什么无聊的事了。

“呐,有来有往,花公子也该介绍介绍自己。”

“呵,我的经历与陆兄相比显得平淡很多,不值一提。”

“别啊别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你讲讲,讲讲。”

花满楼摇头,这陆小凤生在皇家确实不合适,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一样。

“其实我的故事本来就不精彩,很小的时候就瞎了,父亲说是被朝中仇人所害,便把我送到这儿来让我跟着师父静养,师父便教我习武,这么多年我不像陆兄一样在外闯荡江湖,自然也就平平淡淡,好在师父知我爱花,为我寻了花种,叫我打理,也不算寂寞。”

陆小凤目光炯炯地盯着花满楼,看他嘴唇一开一合,听他字里行间的安宁语气,心下十分不忍。

“若是你能看得见就好了。”

“陆兄,”花满楼拍了拍陆小凤攥起的手,“看得见与看不见没有差别,相反,我看不见反倒能使我的心更加澄明,不会被外表所蒙蔽。”

“陆兄,若你能在此小住,我就领你闻花,听雨,一同感受日落日升,于云霞蔼蔼处抚琴。”

“好!”陆小凤开心得跳起来,完全忘记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脑子里也不再想江南水乡的莺莺燕燕,心里满是与花满楼相处的场景。

“礼尚往来,你留我,我也报答你一件事。”

“我要为你找出害你的真凶!”

听到此话,花满楼怔在原地。

他为顾忌父亲的仕途,不曾向父亲要求寻找凶手的话,将自己的不满和愤恨深藏在心,可少年心性使他难以真正忘怀自己的眼疾,如今有人肯为他,肯为一个瞎子宣张正义,触动了他以为早已波澜不惊的心。

“花满楼,你怎么了?”

陆小凤看着他微红的眼眶,一下子失了方寸,蹲在花满楼面前紧张兮兮地问他。

“陆兄,你不必为了我去查这件事,我,我已经不在乎了。”

“你骗人。”

陆小凤听出花满楼语气里的颤抖和哽咽,握住花满楼的手轻声说道:“我很在乎。”

“呃,那啥,你别误会啊,我这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所以……”

陆小凤挠挠头,要按以往他顺水推舟人就撩到手了,可他就觉得花满楼不一样,不能那么随便。

“谢谢你,陆小凤。”

花满楼轻笑。

“很感谢。”

“嗯!”

——tbc——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