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陆花】咫尺相思(6)

*天乾凤栖地坤花
*情人节啦,所以这篇甜腻腻的?


天欲破晓之时陆小凤便兴冲冲地来找花满楼,花满楼还在睡梦中被吵醒,半睁着眼睛迷迷蒙蒙地听陆小凤在他床边说个不停,半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一头扎进陆小凤怀里又闭上眼睛。

陆小凤失笑,还说我呢,自己不也像个孩子一样。

花满楼软软地靠在陆小凤怀里,头枕着陆小凤的肩膀,陆小凤轻轻拍着他的背,侧头去吻花满楼的头发,惹了满身的清香。

挑起一缕青丝在指尖绕了几匝,想着自己这既然是灵犀一指,算不算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了。

“花满楼,该起床啦~”

其实不能怪花满楼赖床,还是陆小凤来的太早,生物钟没到点而已。

花满楼揉揉眼睛,咂吧着嘴,迷迷瞪瞪地去摸摸陆小凤的脸。

“陆兄早啊。”

陆小凤一把攥住花满楼的手,往自己怀里拉,凑上去亲吻花满楼的嘴唇。

这么可爱,谁不想亲。

初次接吻的花满楼哪比得上贯通风月的陆小凤,陆小凤啃着花满楼的唇瓣迫使他张开嘴,舌头顺势就滑进花满楼的口腔,勾引着花满楼的小舌生涩地搅动,舔过上颚,花满楼被刺激得软了腰,任凭陆小凤揽着揉捏,喉咙里不时发出呜咽,一缕银丝顺着嘴角流下,更显花满楼完美的下颌线色情无比。直到花满楼微微挣扎,陆小凤才放开紧搂着的人儿,看花满楼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大口喘息。

陆小凤用指腹摩挲着花满楼的嘴唇,全身上下都轻松欢愉,重把花满楼拥在怀中,耳鬓厮磨。

“说好今天下山的,嗯?”

花满楼面上嫣红尚未褪去,只小心地虚环着陆小凤的腰身,小声道:“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哎,我帮你。”

陆小凤尚不等花满楼拒绝,站起身把花满楼拉下榻,为他穿戴。花满楼有点受宠若惊,总想推拒,却被陆小凤圈在怀里,面色通红,双手也无处安放。

“来来来,坐下,我给你梳头。”

陆小凤推着花满楼小心翼翼地走,把他按在椅子上,拿起桌上安放的木梳,轻而细地顺着花满楼的头发。

木齿没入茂密的乌云之中,柔软温顺地跟着陆小凤的牵引,陆小凤的心也随着愈发柔软。

“等我们查出真凶,我们每天都过这样的日子,好吗?”

花满楼的面容映在妆镜之中,明亮的双眼微微弯着,嘴角上扬,如春风拂面,暖意融融。

“什么日子?”

“恩爱的日子。”

陆小凤语中含笑,语调上扬,多了分调笑之意,花满楼本就退散不去的红晕更深了几分,双手来回抚摸木簪,眼中多了份紧张,却是隐隐期待。

陆小凤看在眼里,心中欢喜非常,为花满楼束好发髻,从怀中取出一支玉簪,看通透的白玉在墨发中更显清澈,看着镜中花满楼的样子,白玉更显他温柔平静,在他身边仿佛岁月也更加柔和。

“这支玉簪是我给你的,也是我母亲生前传给我的,现在我给你,跟我下山,我们就能收到母亲保护了。”

陆小凤从背后环住花满楼,面上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展露过的温柔笑意。

那些女子更不曾看见陆小凤这样的笑容。

“这是我给师父留下的信,你替我放到他房中,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

“好。”

山寺钟鸣,清晨的微风敲动塔尖的风铃,发出阵阵柔和的声响,花满楼在正殿对三尊磕了几个头,转身踏出殿门。

花满楼回头望去,他听着钟声,细嗅风中夹带着的桃花香气,轻叹一声。

转身,踏出山门。

他重归红尘。

不过这次,有人相伴。

——TBC——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