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墙头太多被打

神隐,偶尔诈尸

【曦澄】蓝涣的珍珠

*又是脑洞

*放两天假就像搞事情,没有后续……信我

————————————————

1.

蓝涣一向追求高品质的生活,因此在工作之余,他不会把自己束缚在城市的一方寸土之中,而是更愿意去旅行。

就像小时候做梦一样,他乐衷于把自己的梦想一一实现。

尽管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可还是要承认自己只是比幼儿园的孩子大了20几岁而已,所以在看了《海贼王》把自己内心深处对大海的幻想引诱出来之后,蓝涣毅然决然地打包好行李,要去海上航行一番。

2.

临走时,蓝涣告诉弟弟,他一定会带宝藏回来的。

蓝湛点点头,没忍心说出他觉得哥哥有点傻的事实。

3.

只不过航行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到蓝涣觉得有些失望。

加勒比海盗中的情形根本没在自己身上发生。

哪怕发生小美人鱼的故事也可以啊。

蓝涣想。

4.

事实证明,上天会在你不经意间给你惊喜。

5.

蓝涣再一次从沙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

暖红的光芒铺满了视线,身下是不断被水冲刷着的细腻的流沙,透着微微的凉意。

真是大难不死啊。蓝涣舒了口气。

他只记得一股从海洋深处传来的巨大推力将他乘坐的船掀翻,落入海中。

6.

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吟。

一首温柔的美妙的歌谣。

蓝涣循着声音扭头望过去,只见离自己不远的礁石上正坐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条人鱼。

他正看着自己。

他的尾巴轻轻甩动,拍打在礁石上,如同孩子一般坐在高处晃悠着双腿。他没有双腿,可他有绚丽夺目的修长的鱼尾。他尾巴上的鳞片在晚霞的映衬下闪着宝石般耀眼的光芒,与上身连接处的鱼尾呈一种淡淡的紫色,越往下越深,到尾部更趋于黑色。

他的上身是近乎透明的白色肌肤,肩膀处和背部覆满绮丽复杂的金色花纹,仿佛是上帝用他金色的笔墨勾勒出的古老图画。他的耳朵也是透明的,以一种鱼鳍的模样散射着傍晚的霞光。他棱角分明的脸上雕刻着那双清澈,浑圆的紫色眼眸,那是可以让任何事物都沉沦的深邃漩涡,他淡粉色的薄唇一开一合,吟唱着独属于它的,独属于这种美丽生物的古老的歌谣。

蓝涣抬起酸痛的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片刻后又移开。

那条人鱼歪着头打量他,似乎在奇怪他的动作。

真的不是梦啊。

7.

夜晚的海风很凉,蓝涣坐在火堆一旁烤着人鱼为他抓捕的鱼。

蓝涣奇怪他为什么不离开,可他又无法与人鱼沟通,只好小心翼翼地观赏这个漂亮的雄性生物。

人鱼感受到他的视线,也回望着他。

蓝涣的目光被他抓住,不禁觉得有些窘迫,可看人鱼坦诚的天真目光,蓝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为什么不离开,不回到海里去呢?”

人鱼眨眨眼睛,轻轻地吟唱着他的回答。

蓝涣却不懂。

和人鱼分享了烤鱼之后,蓝涣舒展着身子躺在沙滩上。

虽然有点凉,凑合一晚吧。

身体不知不觉地陷入疲惫,蓝涣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隐约间有一个怀抱将他纳入其中,蓝涣的身体不再因为夜风而瑟瑟发抖,温暖得仿佛拥抱着太阳。

8.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那个温暖而小心的拥抱是蓝涣的梦里留下的唯一回忆。

还有那条人鱼深邃的眼睛和他美丽的尾巴。

在蓝涣醒来之后,身边只剩下两颗黑色的珍珠。

蓝涣抚摸着珍珠,难过地想,他流泪了吗?

9.

那两颗珍珠,一颗成为了蓝涣回家的路费——即使他再不舍。另一颗被他保存起来,放在床头,每一晚都伴他入眠。

其实故事的走向有很多,如果还能重新来一遍,如果蓝涣不是归家心切,如果蓝涣能回头寻找一下那条人鱼,也许他就能发现那条躲在礁石后偷看他的人鱼。

如果他懂得话,他就能明白人鱼的吟唱。

苦难的旅者啊,我将我的眼泪奉献给你。

希望你不要忘记,在辽阔的大海里,曾有你的恩人。

他用自己一半的寿命,去换你的重生。

而他的真心,将会变成珍珠,永生相随。

——END——

困得不行的产物,没有技术含量,突然就想写了orz

评论(4)

热度(127)